出口葡萄酒,“进口”政治哲学

出口葡萄酒,进口政治哲学 一七二九年十月二十日,孟德斯鸠从荷兰海牙乘船前往英国,船主是英国驻海牙的外交官切斯菲尔德伯爵。 一般人大约都知道,孟德斯鸠去英国,就像他之前的伏尔泰一样,主要是为了实地考察当时欧洲最先进的政体。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孟德斯鸠此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出口葡萄酒,“进口”政治哲学

一七二九年十月二十日,孟德斯鸠从荷兰海牙乘船前往英国,船主是英国驻海牙的外交官切斯菲尔德伯爵。
  一般人大约都知道,孟德斯鸠去英国,就像他之前的伏尔泰一样,主要是为了实地考察当时欧洲最先进的政体。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孟德斯鸠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到英国上流社会拓展人脉和市场,以扩大自己庄园的葡萄酒在英国的销售量。
  身为孟德斯鸠男爵(baron de Montesquieu)和拉布莱德领主(SEigneur de La Brède),他在著名的葡萄酒产地波尔多的东南部,拥有七至八处领地和葡萄园,而当时波尔多地区四分之三的葡萄酒都销往英伦三岛。
  孟德斯鸠这个爵位的来源,颇具传奇色彩。这个家族真正的姓氏是瑟贡达(Secondat),祖居法国西南部的吉耶纳地区(la Guyenne),该地区再往南,翻过比利牛斯山,便是一个叫作纳瓦尔的王国(Royaume de Navarre)。根据封建时代的继承关系,纳瓦尔国王同时也是法国吉耶纳地区的阿尔玛尼亚克伯爵,在吉耶纳地区加龙河畔的内拉克(Nérac)拥有大片领地和一座具有宫廷地位的城堡。
  孟德斯鸠的先祖皮埃尔 ·瑟贡达和让 ·瑟贡达父子,先后都在内拉克宫廷做过内侍(maistres d’htel),深得纳瓦尔女王让娜 ·达尔布莱的信任和赏识。
  根据历史学家埃米尔 ·德·佩尔斯瓦尔在当地档案中发现的一份历史文献记载,一五六一年,纳瓦尔女王让娜 ·达尔布莱将价值一万利弗尔的七处农庄和领地,赐与宫廷内侍、“尊贵的 ”让·德·瑟贡达,其中就包括一个叫作 “孟德斯鸠 ”的农庄。十五年后(一五七六年),这份土地赠与文书得到了女王的继承人、纳瓦尔国王亨利三世的正式确认,而这位纳瓦尔国王不是别人,正是一五***年成为法兰西国王、因为颁布《南特敕令》而结束了长达三十六年的宗教战争、深受后世法国人爱戴的亨利四世!
  纳瓦尔王室赐与的领地,奠定了孟德斯鸠家族作为葡萄庄园主,在此后两个世纪里不断发展兴盛的基础。到了一六○六年,让·德·瑟贡达的长子雅各布因为在荷兰战役中为王室立下战功,被亨利四世册封为孟德斯鸠男爵,瑟贡达家族又正式成为贵族阶层的一员。
  不过,孟德斯鸠本人拥有的最大一片领地拉布莱德(La Brède),是他母亲带给夫婿家的陪嫁。这位天使般的母亲在儿子七岁时便去世了,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仿佛就是为了给人类的文明进步生下孟德斯鸠,再为心爱的儿子带来拉布莱德庄园,以便他有朝一日能亲赴英国,向英伦上流社会出口上等红酒,并从英国 “进口 ”先进的政治哲学思想。波尔多的葡萄庄园主可谓多矣,然而除了关心葡萄的收成和葡萄酒的酿制销售外,还关心人的自由问题、关心人类社会的进步与福祉者,舍孟德斯鸠其谁哉?
  葡萄酒带来的丰厚收益,不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仅让孟德斯鸠男爵生活无忧,更重要的是,他以这种自觉的生存方式,获得了精神上的独立和自由。这位依靠自己的土地生活的拉布莱德领主,无须仰人鼻息,像当时的许多外省贵族一样去凡尔赛宫廷钻营,乞求 “太阳王 ”路易十四的垂青和施舍。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孟德斯鸠极为重视自己葡萄酒庄的经营和葡萄酒的销售,而英国上流社会的潜在顾客,自然就成为他开拓市场的重要目标。
  波尔多所在的加斯科涅地区位于法国的西南部,历史上与英国有着很深的渊源。早在一一五二年,英国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六年后登基),娶了法国阿基坦公爵的女继承人阿莉耶诺尔为妻,因此在做英国国王的同时,还顺理成章地成为法国的阿基坦公爵。庞大的金雀花帝国,除英伦三岛外,还跨海覆盖了法国北起诺曼底、南至加斯科涅的整个法国西部。直至英法百年战争爆发时(一三三七年),英王亨利二世的后人爱德华三世依然是法国西南部吉耶纳公爵领(duché de Guyenne)的主人,领地范围包括此前的加斯科涅公爵领,以及阿基坦公爵领的一部分。此后的百年战争期间,加斯科涅地区一直是英国人的领地。
  由此算来,从一一五二年至百年战争结束的一四五三年,在大约三个世纪的漫长时间里,波尔多所在的加斯科涅地区都处在英国人的影响之下。另外,根据几位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的考证,孟德斯鸠母亲的家族就具有英国血统。
  在波尔多,孟德斯鸠有不少英国朋友,其中最著名的是吉耶纳总督伯威克元帅。这位总督的妹夫伯克利勋爵和外甥沃德格拉夫勋爵,也都是孟德斯鸠的朋友,与他经常往来和通信。一七二九年十月,正是带着沃德格拉夫勋爵的一封介绍信,孟德斯鸠来到荷兰海牙,认识了英国驻海牙的外交官切斯菲尔德伯爵,并与之成为朋友。热情友好的切斯菲尔德不仅将孟德斯鸠带到了英国,而且招待他住在自己伦敦的宅邸。
  如果撇开开拓葡萄酒市场的目的不论,孟德斯鸠对欧洲各国政体和社会的考察计划,并非一开始就确定为英国,而主要是欧洲大陆上的国家。一七二八年四月五日,他从巴黎启程,踏上了游历欧洲各地的考察之旅:维也纳、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罗马、慕尼黑、海德堡、法兰克福、科隆、杜塞尔多夫、汉诺威、汉堡、布伦瑞克、荷兰。十八个月的旅行考察,除了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大公国给孟德斯鸠留下美好印象以外,当时普遍为君主制的欧洲大小各国,令这位启蒙思想家非常失望,他在《游记》中如此评论威廉一世统治下的普鲁士:
  普鲁士国王对其臣民所施行的是一种可怕的暴政。他不愿意让这个国家的父亲们送他们的孩子去学习知识,这将使这个国家陷入野蛮状态。……他的国家充斥着贫穷,他个人的人品则滑稽荒谬。
  关于荷兰堕落的社会风气,孟德斯鸠直言不讳地说:
  人们告诉我的有关荷兰人的吝啬贪婪、欺诈成性,并没有丝毫的夸张,都是纯粹真实的现实。就在他最失望的时候,希望出现了。孟德斯鸠的英国老友,在维也纳担任英国大使的沃德格拉夫勋爵,与他在汉诺威重逢了。这次重逢的意义重大,因为正是这位老友,建议孟德斯鸠应该结束欧洲大陆的考察转赴英国,去了解一个完全脱胎换骨的崭新国家。而且,就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zhengzhi/20160507/6028097.html   

出口葡萄酒,“进口”政治哲学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