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严肃地探讨喜感问题

喜感两字好像是台湾最先流行,近些年才“扩散”到各地。什么是喜感?反正我家的《现代汉语词典》和《辞海》都没它的影儿。我理论基础薄,没法跟您讲章儿,只能就着实在的事儿和真实的人儿,探讨喜感问题。 下载论文网 首先声明:喜感只是某种感,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喜感两字好像是台湾最先流行,近些年才“扩散”到各地。什么是喜感?反正我家的《现代汉语词典》和《辞海》都没它的影儿。我理论基础薄,没法跟您讲章儿,只能就着实在的事儿和真实的人儿,探讨喜感问题。
下载论文
  首先声明:喜感只是某种感,就像动感、快感、美感。我不想表达:某个演员没有喜感就很糟糕,或者某个演员有喜感人品就特好。
  先从几个一毛不长的光头明星聊起――
  郭冬临是有喜感的,他的演出分寸感强,节奏控制得当,把“气管炎”大男人之窝囊演得如此兴高采烈,忒逗。
  陈佩斯有喜感,但他的喜感有些个飘忽,有时喜过了头,成了油感。
  葛优有喜感,我指的是他扮演角色的时候。一旦突然被记者的镜头和话筒对准了,他的喜感立马烟消云散。最近有记者问他“葛优躺”,他回答:“在任何场合都不会回应,今天不会,私底下也不会去用这个表情包!”这话有点咬牙切齿。
  陈寒柏没有喜感,尽管他一上台就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尽管他戴上假发扮成女人样儿,尽管他累得脑门子都是汗,观众一眼就看出他在使劲儿逗人呢,于是偏偏不笑。寒柏老师也别灰心喽,有喜感的演员凤毛麟角,像您那样没喜感太正常了。
  这两年冒出一位光头叫方清平,他的单口相声有喜感,看得过眼儿。可当他上了春晚,把自己的脑袋夹在铁栅栏儿里,喜感荡然无存。大明摆着,是春晚的铁栅栏儿夹毁了他的喜庆,可以申请工伤。
  孙建宏是《笑傲江湖》的冠军,有喜感。可是一旦派他做了主持人,大家伙儿立刻发现他是那么适合做学术研讨会的主持。
  如此看来,作品的喜感不等于演员的喜感。喜感这玩意儿太难伺候了,稍不舒服它就颠儿了。喜感这玩意儿不是演技,而是一种感觉,自己的感觉要合着观众的感觉。喜感稍纵即逝,必须不断感悟和修炼,才能把它植入身体,然后一丝一缕地反馈给观众。
  没有喜感硬要表现喜感,不要说吃海洛因,就是打强心针都不顶用。比如那个只会唱“妹妹你坐船头”的男歌星,那双小眼睛,还没上台呢,已经笑得跟弯弯的月亮似的。可是,这孙子真的没喜感,恶感倒是有。
  再比如某些个东北演员,一上台就扯着大喇叭嗓子喊:掌声在哪里啊?给我一点掌声好不好?这里应该有掌声呀!听见那种吆喝,观众心疼啊,既然叫拍,那就拍吧,反正掌声雷动也拍不出一个喜感来。设身处地想想,也挺值得同情,谁没有图穷匕现的时候呢?
  再聊聊和喜感有关的上海演员――
  上海的滑稽演员相声演员总体比较妗夹夹,滑稽是多多的,喜感是浅浅的。但也有例外:姚慕双、周柏春就有十足的喜感,两人往台上这么一站,肢体语言没有,甚至笑容都少见,但听着他俩轻描淡写地对话,就能感受到四溢的喜感――这就是喜感的魅力。
  我到剧场看过杨华生、张樵侬、笑嘻嘻、沈一乐演的《72家房客》。杨华生是头牌,滑稽功底扎实,方言会得多,然而他没有喜感。在这一点上,远远不如他的搭档张樵侬,笨笨的,萌萌的,反倒有喜感。
  严顺开有喜感。可是他演的阿Q见着吴妈和尼姑时,活糟,只剩嘻皮笑脸的“嘻感”了。
  周立波的有些脱口秀确实有幽默感,但是演着演着,后劲儿上不来了,就有“油抹感”了。
  王汝刚团长的喜感只出现在一种场合:扮演老婆婆的时候。
  《金星秀》是收视率极高的节目,掌声也是最多的,但金星没有喜感,她有凶感,倒是助手小南有那么点儿喜感。一喜一凶,相得益彰。
  这几年上海舞台出了个挺火的演员叫舒悦,开初做节目还真有点儿喜感,做着做着感觉全无,至今,只能说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咸不咸,淡不淡,骗老头儿老太正好。
  有网友评出2015年30大喜感新闻:第一,日本一女士考驾照考了14年都没有通过;第二,英国两个同性恋男子分别杀死了自己的对象,关进大牢之后一见钟情,结婚了;第三,某男子心疼妻子挤公交车,为她找了个拼车,结果妻子和车主私奔了……这是喜感吗?别价,这是黑色幽默!
  业内人士指出:有喜感的演员会让观众放下一切戒备,轻松自在,而不是老被提着神经,老被煽动着拍手。
  在外国演员里头,梅格?瑞恩有喜感,詹妮弗?安妮斯顿和德鲁?巴里摩尔也有喜感。《来自星星的你》演“千颂伊”的全智贤,有喜感,她还长得漂亮,演技也不错。
  在中国,长得漂亮演技不错的女演员真不缺,但是像“千颂伊”那样有喜感的不多。姚晨可算一个,她不是喜剧演员,可她的“郭芙蓉”有喜感。其实姚晨是一个内心深沉并不插科打诨的女人。
  宋丹丹演了好多出色的小品,她有喜相,却没有喜感。喜感是“入神”的,喜相是外表的。而当宋丹丹出演不搞笑的电视剧时反而有十足的滑稽感。演她对手戏的演员心里老念着“公鸡中的战斗鸡”,几欲笑场。咳,小品把宋丹丹给坑了。
  被坑的还有一位叫孙涛,他的小品有喜感,观众为他骄傲。但他后来演电视剧去了,当他从炸弹坑里蓬头垢面爬将出来,不要说喜感,连那场战争都让他演得那么无聊。
  再聊聊几位大牌笑星――
  毕姥爷有喜感。后来代替他主持《星光大道》的两人儿,拼了命营造喜感,但是很遗憾。当然,毕姥爷在饭桌上的那段酒话,毫无喜感可言。
  巩汉林身上的喜感老是过分,所以他只能当喜感十足的赵丽蓉的“儿子”。
  杨少华有喜感,只要他弯着腰驼着背往话筒跟前这么一站,就把逗哏的戏全抢过来了。他儿子杨议是他生的,也是说相声的,思维和嘴皮子要比他爹快一百倍,可是……
  谢娜也没有喜感,但她有“戏感”。
  年老的师胜杰如今没相声可说了,于是改当评委,他把枯燥的点评说得有喜感,蒜你狠。
  本山大叔是中国小品王,他一登台,观众就想笑。但是他有的是喜剧,没有喜感……挤眉弄眼不是喜感,吐黄段子不是喜感,上蹿下跳不是喜感,绕着舞台残疾人似的“走几步”也不是喜感。喜感是一种觉悟,喜感和油感仅一步之遥,很难把握,哧溜一声儿就跑没了。
  文末,我再声明一次,我并不是希望相声演员喜剧演员滑稽演员小品演员个顶个都有喜感,不不,没有喜感也没事儿,有凶感有悲感有伤感都能独树一帜。但是大家伙儿得承认:有喜感的演员特抓人。那么没喜感的演员想抓人有招儿吗?有啊,直接跳到观众席里,挠他们的胳肢窝嘛!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yishu/20181009/7868728.html   

很严肃地探讨喜感问题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