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进路及启示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国家自主性;国家开放性 中图分类号:D630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7168(2016)06-0043-08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意即国家治理理念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化。这一转化在西方先发内生型发达国家主要通过国家自主性这一变量实现;而在中国不仅需要国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国家自主性;国家开放性
  中图分类号:D630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7168(2016)06-0043-08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意即国家治理理念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化。这一转化在西方先发内生型发达国家主要通过国家自主性这一变量实现;而在中国不仅需要国家自主性,还需要国家开放性。自主与开放作为一对矛盾,构成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双重变量;二者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合力决定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性质、程度与水平。比如,近代中国的有限自主、被动开放,使国家治理理念走向资本主义化;现代中国的绝对自主、相对开放让国家治理理念走向社会主义化;而当代中国的强化自主、扩大开放,又进一步推进了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理念的系统化、科学化、法治化。要继续推进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除了坚定社会主义方向和原则外,还需处理好自主与开放的关系,在平衡二者关系中搞好民主法治建设,实现包容共享的国家治理目标。
  一、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内涵及中西分野
  (一)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内涵
  国家治理是一个国家或民族走向繁荣昌盛的政治基础和制度条件。国家治理行为之所以不是杂乱无章,而是有条不紊地展开,因其背后有一整套理念在发挥调节功能,即国家治理理念对治理实践起着引领、规范和控制作用。自有国家以来,就有关于国家治理的理论和观念。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民族共同体内部逐步占据统治地位,国家治理结构和治理功能也发生相应变化,国家治理理念亦由传统向现代转化。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意味着人们对奴役、专制、等级、特权的批判和否定,以及对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向往和追求。按照现代国家治理理念所从属的基本经济政治制度的不同,可将其划分为资本主义国家治理理念和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理念两种。前者既服务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独立运行的需要,反映资产阶级对广大劳动者的剥削和掠夺关系,又影响和指导资产者制定法律法规,维护和实现名义上代表社会整体利益的国家自主性;后者则是建立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基础上,反映的是全体人民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国家按照社会主义先进治理理念并通过法定程序制定法律法规,维护劳动人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的正当利益,保障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治理目标的顺利实现,同时避免既得利益集团对国家自主性的干扰。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现代治理理念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理念致力于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能够普遍体现和真正落实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对资本主义国家治理理念的辩证否定和替代超越。从长远趋势看,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又表现为资本主义国家治理理念和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理念相互碰撞、相互借鉴、相互融合,并最终实现前者向后者的历史性转变。
  (二)自主性与西方发达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在中西方之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路径和演化特点。一般而言,社会现代化分为先发内生型和后发外生型两种。前者以西方少数发达国家为代表,其治理理念现代化作为因变量,涉及国家自主性这一单一自变量。国家自主性即国家凌驾于社会之上并自主控制社会的行为。国家作为凌驾于市民社会之上的政治力量,并未完全表现出为阶级统治服务的工具性,有时也会不顾统治阶级诉求而自主采取行动[1]。国家自主性对内表现为政府治理的全社会性,对外表现为国家主权的统一性和完整性。之所以需要国家自主性推进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是因为国家是共同体秩序下的组织机构和制度规则的集合,任何社会力量都只能在国家法律制度和秩序规则范围内互动,否则社会就会一盘散沙,甚至导致无休止的杀戮、暴力和掠夺。规则和秩序“对任何取得社会固定性和不以单纯偶然性与任意性为转移的社会独立性的生产方式来说,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2](p.896)。国家自主性之所以能够使国家治理理念付诸实践,是因为国家是一个由政治家、行政官僚和政治机构组成的独立决策主体,具备追求社会整体利益和民族根本利益而非社会集团或政府部门局部利益的天然条件和独特优势。
  在西方发达国家早期现代化过程中,随着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巨量新财富,封建贵族和资产阶级之间引发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资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掌控国家机器,又通过法律重新规定财产权,因而使国家变成资本积累、资本流动及资本收益分配的保护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和稳固后,劳资矛盾日益凸显。资产者与无产者之间的阶级斗争又要求国家通过权力模式的改变而对社会财富进行重新分配,以换取工人对国家的忠诚。不仅如此,资本还将国家绑到对外殖民扩张的战车上,在全世界推销包括科技人文观念、政治自由思潮、弱肉强食规则在内的“世界文明”。总之,西方先发内生型现代化国家主要借助于自主性,内生出一整套与之相适应的国家治理理念和治理制度,又让其反作用于国家意识的增强和国家资源的整合,从而有效保护资本利益、缓和阶级矛盾,并服务于资本对国外资源和市场不断扩张的需要。
  (三)自主性、开放性与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
  借助国家自主性推进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做法。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的现代化,既遵循世界治理理念现代化的普遍趋势和一般原则,同时又呈现出自身所特有的发展规律和演化路径;
  不仅需要国家自主性作为根本前提,而且涉及国家开放性这一必要的外在条件。
  自主性与开放性作为影响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两大因素,二者相互联结,缺一不可。离开自主性而一味强调开放性,就没有主权支撑和权威保障,再好的国家治理理念也无法落实;离开开放性而片面强调自主性,就会缺乏坐标参照和经验借鉴,对国家治理理念的探索就很有可能误入歧途而不自知。特定时空背景下国家自主性和开放性相互作用,决定了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程度和水平。 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能否被顺利推进,关键也在于自主与开放二者之间能否达到一种制度设计上的平衡。
  在近代中国内忧外患的情势下,国家自主性遭到极大破坏。推进国家治理理念由传统向现代转化,必须以增强国家自主性为前提,否则会因中央权威的缺乏而使这种既有广度又有深度的大规模转化的愿景化为泡影。国家自主性的增强又必须以现代国家治理理念为先导,即以之作为重塑国家自主性的政策纲领与旗帜引领。国家治理理念被用来指导革命运动,而后才有了政权转移和制度变迁,从而使国家自主性服务于本民族整体利益。此外,国家自主性所需要的中央新权威,也离不开先进国家治理理念为其所提供的合法性辩护,以使其具有调动全部社会资源的正当性和合理性。由于现代化的国家治理理念已不能在中国本土内生,只能靠外来输入,所以,当中国国门被西方列强打开之后,中国人还要主动走出去,学习西方先进治理经验,同时又不能丧失主体适用原则。如何在对外开放环境中保持自主原则,在坚持自主前提下学习西方先进治理成果,始终是近代以来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进程中需要面对和解决的核心问题。
  二、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演化历程
  近代以降,随着中国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迁,中华民族面临诸如列强侵略、文化凋敝、民族危难、民生维艰的内忧外患。民族生存的空间挤压又导致了国家自主性下降,即国家动员、支配、控制社会资源和维护民族整体利益的能力受到严重削弱。中国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就是以国家自主性丧失、被动开放为逻辑起点的。中华民国成立后,民族资产阶级曾尝试引入西方治理理念,重塑中国国家自主性。由于当时中国的经济基础和社会性质均未发生变化,国家自主性并未得到有效提升,被动开放局面尚未改观,国家治理理念现代化的梦想最终也没有转变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