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丝》中的颜色隐喻

摘 要:隐喻不仅是一种修辞方式,也是人类的一种认知方式。本文运用概念隐喻对《德伯家的苔丝》中的各种颜色隐喻进行分析,以小说中的场景为个例,从而得出:颜色的隐喻象征意义是刻画作品和突出主人公的悲惨命运的重要工具。 关键词:《德伯家的苔丝》;白色;红色;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隐喻不仅是一种修辞方式,也是人类的一种认知方式。本文运用概念隐喻对《德伯家的苔丝》中的各种颜色隐喻进行分析,以小说中的场景为个例,从而得出:颜色的隐喻象征意义是刻画作品和突出主人公的悲惨命运的重要工具。

关键词:《德伯家的苔丝》;白色;红色;黑色;绿色;隐喻
引言

  哈代对色彩的研究在他创作于1891年的代表作《德伯家的苔丝》时透彻的表现出来,作品中使用了大量的黑色,白色,红色和绿色烘托环境,塑造人物命运。哈代认为小说只是一个印象,印象通过意境来表现,而意境则是从颜色以及颜色的交替来表现的。哈代对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六百年的绘画艺术也有着渊博的知识和独特的见解。他曾在1887年四次造访意大利,并把旅行中见到的色彩用到了他的代表作《德伯家的苔丝》中。这篇论文从概念隐喻的角度来探讨颜色隐喻在此篇小说中的应用。

  概念隐喻将隐喻看作是人们思维、行为和表达思想的认知方式。概念隐喻

即人们对隐喻的认识靠的是以前的身体的经验和知识。一般地,人们用自己能感知的、直观的、具体的概念来认识那些无形的、抽象的概念。据Lakoff理论, “隐喻的实质就是通过另一类事物来理解和经历某一类事物。”隐喻是由源域到目标域之间的投射产生的,即用一个范畴的认知域去建构或解释另一个范畴。

  赵艳芳在《隐喻学概论》中讲到“人类认知体系是一个隐喻性结构系统。为了深刻认识和理解周围的世界,人们本能的寻找不同概念之间的相似点从而创造隐喻,发展语言。所以,隐喻不仅是语言的装饰,更成为人们基本的思维和认识世界的方式。”用颜色的基本范畴去表达和解释其他认知域的范畴时,便形成了颜色认知隐喻。Angacker认为颜色域像时间域,空间域,情感域一样是语言中最基本的认知域之一。隐喻化思维的认知基础是想象和联想,人们在交际中也是通过想象和联想赋予颜色词以象征意义。颜色隐喻使得我们对于事物的认知更加鲜明而生动。这些颜色词不只是那些字面意思,而是有了更多的隐喻意义和与之密切联系的特质。20世纪70年代末,人类学家Berlin和Kay(1969)调查了98种语言,所有语言都包含“黑色”和“白色”。如果某一语言有3个颜色词,其中会有“红色”;如果某一语言有4个颜色词,其中或有“绿色”或有“黄色”或“蓝色”。这说明黑,白,红,绿,黄,蓝是使用比较频繁的颜色。色彩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也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个重要的领域。因为颜色词的使用与特定文化和历史相关,所以颜色词在特定文化中代表了其独特的隐喻意。在英语中,颜色词也有其规约性的隐喻含义。

一、

  在英语文化中,黑色一般都是代表不好的事物。在西方葬礼上人们都要穿着黑色的衣服。黑色这一基本范畴经常用来解释和描述一些神秘的,非法的,或阴险的事物。如the black art(妖术),blackmoney (黑钱),black market (黑市),black heart(黑心肠)。黑色也是死亡、罪恶、败坏、污浊的代言人。如,black list(黑市) black deeds(罪恶行为)crime of black dye(十恶不赦的犯罪行为)。

白色在英语里有两个隐喻含义:第一,“恐惧心情”,“不好的事情”。比如:She turned White with fear.她吓得脸色煞白。A face white with fear.一张因恐惧而发白的脸。第二,纯洁、纯净、素雅、明亮。我们知道在西方的婚礼上,新娘都要穿白色的婚纱以示纯洁。关于白色隐喻的还有a white spirit——纯洁的心灵等等。

红色在英语里面往往都和庆祝有关,如“ red letter day ”一般指圣诞节或者是比较重要的纪念日。也就是日历中使用红色字体标出的节日。在英语中,红色也有非常贬义的隐喻意,那就是“低级”“ 血腥 ”“暴力 ”“嫉妒”。值得一提的是《红字》中红A的含义,它代表的就是对情欲的惩罚和警告。

  绿色是大自然之色,所以其隐喻意也通常是正面的如青春,新鲜,在英语中有绿色隐喻意构建的词:绿色通道,绿色食品,等等。除这些意思之外,英语也常用绿色表示生手,没有经验的,易受骗的。

二、

  五朔节舞会上苔丝和一群姑娘们穿着洁白的衣服在绿色的草原上载歌载舞,白色象征了姑娘的纯洁,绿色象征了苔丝未涉人世。女孩们都穿着白色衣服,但只有苔丝的头上戴着一根红色的发带,这无辜的红丝带正暗示了苔丝悲惨的命运。也是同一天,苔丝与安吉尔擦肩而过,造成了无法弥补的终生遗憾。

  苔丝家的马死了,苔丝不得不去阿克力家认亲来得到帮助。苔丝第一次来到阿克力家看到的是“大楼最近才落成,几乎全新,颜色跟门卫室一样,是那种跟长青树鲜明对比的大红。这大厦矗立在周围低调子的色彩里,俨然是一蓬红艳艳的天竺葵。”这栋红色与身着白色衣服的苔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苔丝被绞死的“红色的监狱”是苔丝的坟墓,那么这座红房子就是结束她生命的侩子手。一个未经人事的纯洁姑娘来到这座象征死亡的红房子时,死亡已经向她张开了双手。苔丝被阿克力逼着吃下一颗红色的草莓,又被阿克里的玫瑰扎到,红色背景下身着白色服装(缀以红发带)的苔丝如待宰的羔羊。白色的纤弱和红色的凶顽是如此地触目惊心,这都暗示了几个月之后的悲剧是不可避免的。

  果不其然,几个月之后在慕斯森林里,苔丝的命运发生了变化。森林不再是绿色,而是盖住了光线,变成了掩盖黑暗的大罩子,当时的视觉印象就是“黑”,唯一可以看见的就是苔丝洁白的衣裙,带给人以不祥的预感。从色彩学的角度来看,白色是代表纯洁,庄重和美丽的,但是白色也更易受环境的污染,无力和脆弱不堪一击。白衣少女在恐惧和黑暗中失去了贞洁,而黑白色调的交相呼应正如洁白的花瓣落入黑色的泥浆,被肮脏的泥浆无情的吞噬。在这个晚上苔丝走向了人生的不归路。这阴暗而朦胧色调的处理,以及苔丝在森林里所遭遇的模糊性描写给读者带来无限的质疑和推测。悲惨的事情总是出现在黑暗中,此时人物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已经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苔丝热爱白色,身着白色衣服的她是那么美丽,但这白色又显得多么的无力。她出身贫穷,是一个弱者,又在阿克力和安吉尔之间挣扎,在各方面的压力下,苔丝被一步步的践踏,正如花瓣在泥浆里被污染却无法挣脱一样。白色塑造了苔丝这个美好的形象,而这个形象一次次被污染,这怎么能不引起读者的同情和怜爱呢?

  苔丝在遭受了很多的痛苦之 后,决定在美丽的泰波特斯开始她的新生活。这里绿树成荫,牛羊成群,空气清新,河水清澈,阳光灿烂,一片绿色滋润着苔丝的心,使她充满了希望。果然,在大牛奶谷遇到安吉尔,而且他们在郁郁葱葱的绿色中相爱。绿色预示了生机,预示着欢快的心情。在泰伯特斯,绿色象征着苔丝平静的心情,象征着她对幸福生活的渴望,虽然一路上有杀戮,有流血,但是苔丝还是追寻到了自己的幸福。结婚当晚,安吉尔向苔丝坦白以前不光彩的事情之后,苔丝也满怀希望的告诉了安吉尔自己的遭遇,安吉尔不能理解并且抛弃了她。此时背景的色彩是如此的诡异,不再是优美的田园风光,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窒息的教堂审判所一样的家。苔丝身着红色的衣服,与房间的摆设交相呼应,红色暗示苔丝的幸福是短暂的她即将流血而死去。而名为天使(Angel)又被苔丝销魂蚀魄地爱着的安吉儿则为苔丝走向末路推了最无情的一掌,她深爱的人最终成为杀害自己的帮凶。哈代用红色刻画人的手法在此得以充分表现。虽然苔丝执着,但是无情的命运又将她带入阴暗。没有人会不为苔丝感到惋惜,虽然同情她,却又感到那么的无力,没有人可以挽救她,这种凄凉,这种无助就是文学的魅力,隐喻的魅力所塑造的。

  当一个饱受凌辱的弱者向不公的社会进行了最后的反抗后,苔丝把刀扎进阿克力的胸膛,“雪白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她(女房东)以前从没有见过的小点”,很快,饼干大小的小点变成巴掌大小,那东西是红色的。长方形的白色天花板正中添上了这么一滩红色,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张硕大无比的红心A。”白色天花板上的红迹和苔丝出场是多么的相似,都是纯洁的白色被血腥的红色污染了。鲜红的发带引领着我们穿过苔丝艰难跋涉的一生把我们带到了绞架边,那众神之首结束了他跟苔丝的游戏。苔丝走完了一条冷峻的路,结束了一生的不幸“终于可以休息了!”在那逃亡的路上发现的极其宽大有着朱红锦缎帷幔的床上,苔丝找到了她一直渴望的安全与宁静。

三、

  从以上分析看出,色彩的重叠塑造了苔丝的命运。黑色和白色的结合,将纯洁的灵魂和残酷的现实做了对比。红色和白色的结合,突出悲剧色彩。那些由色彩隐喻引发的描述中发现了潜在的美与丑的对比与映衬。彼得?卡萨格兰德从《德伯家的苔丝》中创造了“beaugly”一词,它是beautiful和ugly的缩合,他认为这部作品充分的体现了这种对比。本篇小说格调的变化特别是白与黑,红与黑的结合显示了苔丝命运的多舛。特纳是哈代最喜欢的作家,其小说作品也多次提到特纳这位英国最富天才的画家。哈代也曾说,特纳的水彩画是“一片风景加一个人的灵魂”,而这也正是哈代小说最真实的写照。特纳用画笔表现绚烂的色彩,哈代用文字描绘丰富的色彩。正是在对色彩的展现中哈代和特纳走得最近,而人的灵魂在他们的作品中通过色彩得到了最透彻最真实的揭示。



参考文献

语文学刊?外语教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meixue/20190110/8087843.html   

《德伯家的苔丝》中的颜色隐喻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