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二季度宏观经济政策应收缩

全球 金融 危机给中国的 宏观 经济 政策前瞻性和敏捷性带来了考验。基于今年下半年可能再次出现经济滞涨,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 管理学 院金融系教授李稻葵呼吁宏观经济政策要加强预见性,强调现在应早作准备。 凤凰周刊:今年中国经济形势将会是怎样的态势,需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全球金融危机给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前瞻性和敏捷性带来了考验。基于今年下半年可能再次出现经济滞涨,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李稻葵呼吁宏观经济政策要加强预见性,强调现在应早作准备。

  凤凰周刊:今年中国经济形势将会是怎样的态势,需要避免什么误区?

  李稻葵:2009年有什么误区的话,就是政策要有预见性,要防止政策过头,到下半年政府再对经济加把火的话就可能造成经济过热。

  我的建议是,今年1月要拼命烧火,房市、股市、车市三把火要烧起来,度过严冬。房地产行业是我国经济的核心,对我国的宏观经济指标上升也有潜在的作用。目前,居民家庭储蓄高达25万亿元,但却没有有效进入房地产市场。股市方面,国家应该原则性地、方向性地出一个关于大小非减持的指导方法,不要特别细,关键要有一个说法。此外,社保基金在股市某一个点把它接过来。

  到今年二季度中,4万亿元投资刺激政策发酵了,这时政策要收油门了,要调整了。政策的预见性要综合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下半年美国经济回暖,新兴市场的通货膨胀很快会回来,我认为今年下半年中国可能再次面临通胀和增长同时出现的情况。我们就应该做好准备,现在石油很便宜,那就应大量储存,要积极购买大宗商品、资源性企业的股权,美元下半年逐渐贬值,到时要赶紧退出美元。

  预见性不是要求对时间点有个精准判断,而是起码要对基本态势有一个基本判断。

李稻葵:二季度宏观经济政策应收缩


  凤凰周刊:政府已连续出台大规模投资计划,但与此相伴的是民营企业的悲观、失落。政府和民间在经济上该如何对接?

  李稻葵:民营经济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信心不足,因此国有企业应该起到表率作用,而国有企业国家是可以直接影响的,国家的意思是通过政府投资来诱发民间投资。我们是在呼吁商业银行放开对民营的信贷,但更重要的是恢复民营企业和民间资金的信心。实际上社会70%资金来源是企业之间的借贷,而在整个经济下行趋势下,民营企业家对形势判断更为悲观,正是这种预期最主要地造成了流动资金的萎缩和民企的困境。

  李稻葵: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提问题回答问题,就会发现原有的困境没有了。其实上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不破不立,否则即便某企业某产业该破产了淘汰了,由于无法及时予以替代,它也不会破产关闭啊。如果找不到新的增长点,社会注意力自然很容易放在旧有产业。若把答案放在寻找新的合理的高效率的投资方向,那样问题就迎刃而解。现在深圳市要搞一个新的产业链,搞LED节能产业,包括路灯、电筒、装饰灯、汽车尾灯等一系列升级。新产业培育成形得越快,落后产业企业就淘汰得越快。

  凤凰周刊:为什么消费难以形成一个类似投资方案的一榄子框架措施?

  李稻葵:消费习惯不会一夜之间改变,消费是一种文化、一种氛围。就像美国难以一下子改变超前消费的习惯,中国目前要刺激起消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即使现在政府对居民直接发奖金发补贴,也不会有太大效果。我认为消费方面有两个工作需要做一个是政府应该提供公共型消费,如便民性公共设施、卫生医疗公共服务等,减少居民生活成本第二个适当削减消费税,这个最直接现在我们大宗商品的税是很高的。买一辆10万元出厂价的车,到手上是1314万块,里面汽车的购置税是9%,如果把这个税降一降,比直接给收入来得灵光。我建议1月起,中央政府免2.0排气量之下的家庭型汽车的税,免购车税就免三个月,三个月之内老百姓想买汽车就可以免税。汽车市场如果启动,钢铁上去了,4s店兴旺了,办保险的也上去了。

  凤凰周刊:现行的短期刺激方案与一直主张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目标如何协调?

  李稻葵:增长方式的转变必须在一定宏观经济增长速度前提下才能实现的现在不维持一定速度,无法实现方式的转变

  现在短期措施和长期目标有一定的矛盾我的看法是目标和手段要两手抓一手抓短期宏观刺激的政策,以恢复信心,恢复消费,另一只手抓改革,通过税制等改革,实现各种资源税等有涨有落,有升有降。

  凤凰周刊:在赁币领域,现在中国还在增持美国国债,我们该如何避免潜在风险?

  李稻葵:要我看,增持美国国债说明我们对美国形势的判断是错误的可能我们没看清金融救助的本质是什么,是美欧政府以国家信用向全球借贷,并借助其全球货币发行国的特权,增加货币供给直接投放信贷市场由于金融市场恐慌带来了对美元和美国国库券的高度需求,导致美元升值和美国国库券价格上升,美国国库券收益率大幅下降,这就使得美国和欧洲政府以很高的价格卖出美元和国库券,吸引了大量资金涌向美欧市场。

  美国不可能出现第二轮金融危机因为他们对金融危机的本质和危害了然于心,现在企业债务很高,政府可以注资,可以印钞票7000亿美元中一半还没用。如果钱实在不够美联储还可以大量投放货币其后果是,未来美欧货币尤其是美元,一定会面临贬值压力美联储和欧洲银行大量注入的流动性很可能在未来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

  中国大量购入美欧国债,实际成了美欧金融大救助计划的下家,我的建议是要逐步撤出美国国债市场。将外汇储备分散于不同机构,以中立,渐进、分散风险的方式部署在美欧、澳大利亚等已经大幅下跌的证券市场,将外汇储备部署在股价大跌、掌握大量资源的公司,以获得股权。

  作者:罗科 来源:凤凰周刊 20094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jingjililun/20181225/8049745.html   

李稻葵:二季度宏观经济政策应收缩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