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语气词研究

《诗经》中的语气词研究 李雨 摘要: 《诗经》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从中可以看到时期西周到春秋时期我国北方的语言特点。本文选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诗经》中的语气词研究
李雨
摘要:
《诗经》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从中可以看到时期西周到春秋时期我国北方的语言特点。本文选取《诗经》中的语气词为研究对象,对《诗经》中的语气词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和研究,以探求春秋时期民间诗歌运用语气词的总体情况和特点
关键字:《诗经》;语气词;分类;功能;影响


《诗经》在我国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一方面其在语言上具有开创性,另一方面在创作手法上具有开创性。《诗经》语言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诗经》中语气词的分类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在我国诗歌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语气词在《诗经》之中的使用非常广泛,出现的频率也非常高,总的来看,《诗经》中出现的单音节语气词共有33个,合用语气词共5个。《诗经》可以分为“风”、“雅”、“颂”三大类,根据统计来看,其中《国风》共160篇,其中语气词的使用是最多的,共有618例;《小雅》74篇,语气词的使用比例是最大的,共324计例;《大雅》31篇,共计160例;《颂》40篇,共计76例。《诗经》中出现了很多独具特色的语气词,如“兮”中共出现了244次;“矣”字出现105 次;“哉”共出现66次。
沈兼士在《段砚斋杂文·今后研究方言新趋势》一文曾经指出歌谣是具有地域性特征的文体:“歌谣是一种方言的文字,歌谣里所有词语,多少是带有地域性的,倘使研究歌谣而忽略了方言,歌谣中的意思情趣、音调至少有一部分的损失,所以研究方言,可以说是研究歌谣的第一步基础工夫。”《诗经》来自于民间,是有民间歌谣整理而成的文字,其本身具有很强的地域性特征,虽然经过了后期的加工和处理,但是其地域文化特色的因素依然存在。
(一)、《国风》中的语气词
《诗经·国风》展示的是周代各地绚丽多彩的民风和民俗,内容上主要以反映劳动人民的真实生活为主,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于劳动人民受剥削和被压迫生活现状的同情,并蕴含着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风”是一种音乐乐调,“国”是地方、地域的意思,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国风其实指的就是各个国家和地方的乐调。《诗经·国风》共160篇,其中包括周南、召南、卫风、王风、唐风、秦风等共十五个地方。
《诗经·国风》具有显著的地域特色,每个地方的民歌都被打上了鲜明的地方特色。《诗经·国风·齐风》是齐国的诗歌,由于齐国多以广阔的平原为主,面临大海,这种地域富于齐国人乐观、明朗、潇洒的性格特征,这种性格特征进而对诗歌产生了严重的影响,齐国的诗歌多是以舒缓、温和的特征。这种风格特征也体现于语气词的运用上,如《诗经·国风·还》中有:“子之还兮,遭我乎峱之间兮。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诗经·国风·东方之日》:“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这些诗歌中都运用了语气词“兮”,这是齐国地域特色的运用。《诗经·王风》是以洛阳为中心产生的一代诗歌,在中国历史上,从东周到西周,周平王将都城迁往从洛阳迁往了洛邑。世事的变迁和时间的迁移,往日的繁华时长涌上心头,给人带来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种气氛也感染到了《王风》之中,运用的语气词主要是“兮”、“矣”、“哉”、“嗟”表现的都是悲伤的、感叹的、伤感的意味,如《诗经·国风·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诗经·国风·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其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其中中也含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戍边丈夫的思念和哀伤之情。
(二)、《二雅》中的语气词
《二雅》包括《大雅》《小雅》,是两者的合称,其中《大雅》多数是朝廷乐歌,内容比较复杂,主要包括政治诗歌、史诗、祭祀诗歌等等,作者多是史官。《小雅》多是偏重抒情的民间歌谣,包括《黄鸟》、《谷风》、《蓼栽》、《苕之化》等。
《大雅》共31篇,来自于庙堂之上,多数是歌咏统治者和贵族生活的。具体来讲,《大雅》在内容上主要是歌颂文王、武王或成王机器先祖等人的创业经历和历史功绩,从功用上讲主要是运用于祭祀、外交等重要场合。《大雅》中表示陈述语气的“矣”、“止”、“哉”、 “思”等使用较多。如《诗经·大雅·生民之什》:“天之方难,无然宪宪。天之方蹶,无然泄泄。辞之辑矣,民之洽矣。辞之怿矣,民之莫矣。”其中的语气词“矣”用在这里,主要是反映对百姓安危的担忧,国家安定百姓自然能够过上融洽祥和的日子,一旦国家坠败涣散,遭受苦难的必然是低层的老百姓。《诗经·大雅·文王》中也有“王之荩臣无念尔祖”。这里大体可以翻译为大王任用臣子,应该要想着你的祖先,这里的“无”代表的并不是否定的意思,而是表示祈使的语气。
《小雅》是来自民间的民间歌谣,内容上偏重于抒情,语气词上多运用“焉” “哉”、“兮”、“斯”、“忌”等。总体而言,《大雅》的语气词的运用上远不及《小雅》的丰富多彩。《诗经·小雅·湛露》中的“湛湛露斯,匪阳不晞。”中的“斯”是作为语气词出现在句子的末尾,表示咏叹的语气。《小雅·正月》:“恰比其邻,婚姻孔云。”《小雅·何人斯》:“胡逝我梁,不入我门?伊谁云从?维暴之云。”在这两句话之中,运用于句尾的“云”表示的是转述别人的话,
(三)、《颂》中的语气词
王力《汉语语法史》说:“在原始时代,汉语可能没有语气词。直到西周时代,语气词还用的很少。在整部《尚书》里,没有一个‘也’字,只有一个‘乎’字,七个‘矣’字。一百十六个‘哉’字,但都是感叹语气,而不是疑问语气。……春秋时代以后,语气词逐渐产生和发展了。”《颂》出现的时间比《国风》要早,因此出现的语气词相比来说要少一些,且种类上远远不及《国风》和《雅》。当然,《颂》中也有一些语气词的使用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如:《诗·周颂·潛》“倚与漆沮,潛有多鱼。”中的“与”就是语气词,表示的是赞叹的意思。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hanyuyan/20200116/8231478.html   

《诗经》中的语气词研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