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成人教育特色及其对我国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启示

瑞典成人教育特色及其对我国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启示 瑞典是一个高福利的王国,没有所谓的穷人和文盲,其成人教育历史悠久。19世纪中期,成人教育思想就开始萌芽,这一时期主要表现在平民运动的兴起上。到19世纪末,瑞典成人教育开始出现一些自发的学习共同体,这些学习共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瑞典成人教育特色及其对我国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启示

瑞典是一个高福利的王国,没有所谓的穷人和文盲,其成人教育历史悠久。19世纪中期,成人教育思想就开始萌芽,这一时期主要表现在平民运动的兴起上。到19世纪末,瑞典成人教育开始出现一些自发的学习共同体,这些学习共同体由学习兴趣和意愿相投的学习小组汇聚而成。自20世纪初期以后,瑞典政府更加重视成人教育的作用,相继出台一些法律政策,以保障成人教育的发展,并加大了对回归教育、民众教育等成人教育的经费投入。21世纪以来,瑞典成人教育呈现出大众化和终身化等特点,并逐渐与终身教育体系相接轨。目前,瑞典的成人教育相当普及,国内大约有80%的人口都接受过不同类型的成人教育,其教育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在世界上独树一帜。在学习型社会背景下,瑞典逐渐成为学习型国家的典型代表,学习型城市建设特色鲜明、发展完善,为我国的学习型城市建设提供了有益借鉴。
  一、瑞典成人教育的特色
  (一)法律政策相对完善
  瑞典是一个非常注重教育的国家,其成人教育的迅猛发展,与国家的法律政策支持密切相关。在法律方面,瑞典先后通过《民间中学法》、《市政成人教育法》和《学习小组法》等有关成人教育的法案,对成人教育的地位、教学目的、资金来源、组织领导以及师资培训等作出详尽规定[1]。1967年,瑞典颁布《成人教育法案》,进一步明确成人学习的重要性,加大对成人职业教育和非职业教育的资金投入。1991年颁布《教育修正法》,将政府权利下放,提倡除了政府部门之外,企业与公共部门共同管理成人继续教育,并将回流教育也作为综合整改的重要方向[2]。1997年,瑞典政府颁布《成人教育五年行动计划法令》,主要为失业或没有完成高中学业的人提供学习帮助[3]。在政策方面,瑞典自20世纪60年代就将成人教育作为政策的倾斜重点。1967年,瑞典实施回归教育制度,注重成人教育改革。1990年初,瑞典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关注失业人员的培训与安置。另外,瑞典先后出台学习圈和个人学习账户制度等,鼓励成人根据自己的兴趣与需要参加教育培训。由此可见,瑞典政府十分重视成人教育的发展,能够根据成人教育不同阶段的发展需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政策,其适时性和灵活性使成人教育得以快速发展。
  (二)终身学习思想普及
  成人教育的发展是终身学习的重要推动力,在终身学习思想萌芽之时,瑞典政府将关注点更多地放在成人教育上,认为终身学习就是让人们接受更多的成人教育。因此,随着成人教育的大众化发展,终身学习思想也逐渐普及。2001年,瑞典在历任欧盟主席国期间提出的“成人教育5年行动计划”中,强调由中央政府出资保障人们的终身学习,通过终身学习增强人们的基本知识技能和就业能力,这是一部将终身学习和成人教育充分结合的法律,为终身学习的开展提供了支持。瑞典的终身学习思想普及策略还包括设立个人学习账户制度,个人学习账户实质上是一种“终身学习契约”,这需要政府、市场、公司和员工等多个要素的参加。每个人拥有一个学习帐户,用来记录个人学习的始末经过,学习内容可以根据个人需求而定,这种学习方式是对个人终身发展的补充,瑞典政府认为个人学习帐户对个人、企业和社会发展都是大有裨益的[4]。瑞典的终身学习已经成为民众的一种生活方式,学习不仅是为了生存,更为了体现生存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
  (三)成人教育机构多元化
  瑞典的成人教育机构形式多样,且各机构之间联系十分密切,社会认可度较高。成人学员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选择和参与各种形式的成人教育。瑞典设有北欧国家所特有的学习小组、民众高等学校、职业重新训练所、函授学校等多所成人教育机构,并拥有100多所劳动市场训练中心。另外,瑞典还有一些个别的自由教育组织机构和有志于学习的学习小组等团体性组织;政府、地方企业及民间团体共同开办的实地训练机构;国立、公立的成人学校;工会联合会下属的训练机构;广播、电视、函授学校等。瑞典拥有的这些成人教育机构中,有的是为技能缺乏的失业者进行培训,如劳动市场训练中心等;有的是为了帮助农村青年摆脱贫困困扰,获得就业技能,如民众中学等;还有的是为了协调和管理成人教育学习,如工人教育协会等。这些多元化的成人教育机构分工合理、运转灵活,促使瑞典成人教育高效、有序地发展。
  (四)学习圈作用彰显
  瑞典政府非常重视民众的知识素养提升,全国范围内拥有多种学习型组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成人学习圈、读书会、技能会等。瑞典每年大约组织30万个学习圈,拥有将近200万名参与者,学习圈的目的并不是聚积事实性的知识,而是培养和创造一种持续探索、质疑的精神和学习氛围[5],从而促使学习圈成员不断的学习,提高自身知识、技能。上世纪60年代,几乎在瑞典的每一个乡村、每一个夜晚,都会有多种形式的学习圈开展集体活动,这种自发的学习圈并没有固定的课程安排,也没有固定的学习对象,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学习小组成员大部分为亲人、朋友和邻居等,他们根据个人的兴趣爱好自愿选择学习内容。而瑞典现行的 “成人学习圈”,是一种由专门成人学习协会的地方分会所主办,由成人自发组织或由教师负责组织,参加人数在5-20名之间,学习的地点较为灵活,学习的内容由参加者自选,采取自觉和集体研讨的学习方式,集中学习的时间在4个星期内不少于15个小时的成人教育形式[6]。在瑞典,学习圈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促进成人教育的迅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oxue/20160723/6240379.html   

瑞典成人教育特色及其对我国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启示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