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的中国学徒们

Airbnb的中国学徒们 移动互联网最大的贡献是把商业链条变得更加垂直,技术革命带来信息变革,共享经济神话随之被推到全新高度,外有Uber、Airbnb等寡头级企业,内有滴滴、途家、住百家等中国学徒。他们带来和引领的不仅是供给端的变革,更重要的是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Airbnb的中国学徒们

移动互联网最大的贡献是把商业链条变得更加垂直,技术革命带来信息变革,共享经济神话随之被推到全新高度,外有Uber、Airbnb等寡头级企业,内有滴滴、途家、住百家等中国学徒。他们带来和引领的不仅是供给端的变革,更重要的是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在中国短租产业,随着共享概念深入民心和资本力量助推,Airbnb的中国学生们各怀绝技,正试图奔跑起来。
  吃螃蟹的人们
  2011年可以看作国内短租经济发展元年。这年年初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Airbnb获得新一轮融资,估值10亿美元;二是尾随其后的HomeAway登陆纳斯达克。两件事情叠加在一起成了一剂猛药,点燃了中国创业者们的壮志雄心。
  爱日租、游天下、蚂蚁短租……一时间,国内房屋短租企业雨后舂笋般建立起来,主要可分为三类:一是独立的创业公司;二是依附原有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三是传统房屋中介推出的短租网站。
  与长租相比,短租时间相对灵活、价格适中,并且房屋设施一应俱全,基本可以满足洗衣做饭等生活需求。对于工作不确定的大学生和异地看病用户极具诱惑,同时也成为不少出长差和家庭旅游用户的新选择。
  关于市场需求,有一个很好的佐证:第一个将短租模式引入中国的爱日租上线仅一个月,业务范围就覆盖了北上广深等全国36个主要城市,房源超过5000套,注册用户超过2万人。4个月后,爱日租获得2000万美元天使投资,他们继而拿出数以千万元计的费用砸向百度SEO。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路狂奔,另一个想吃螃蟹的人也在蠢蠢欲动。2011年8月,罗军正式告别了一手创办的中国房产信息网,从携程租来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会议室开始创业。
  辞职第二天,罗军就马不停蹄地到了三亚,挨家挨户敲开业主的房门,希望对方能把房子挂在途家网上。他给出的方案是,业主先把房子挂在网上,租出去之后再五五分成。
  业主对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模式闻所未闻,他们之前的做法是把物业交给中介管理,中介预付定金。不出所料,罗军遭到了绝大多数业主的拒绝。半个多月过去,罗军只拿到两家别墅的代理权。
  然而,途家网2011年12月上线运营,不到半年便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光速创投、鼎晖,携程及HomeAway也等赫然在列。除此之外,主动找到途家的投资机构多达100家。
  创业者与资本都看中这个行业。从宏观层面讲,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房屋存量,并且旅游市场每年保持20%-30%的速度飞速增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显示,中国楼市的首要问题是空置率太高,空置面积高达10亿平方米,短租模式可以帮助地产商解决去库存难题。
  于个体房东而言,短租也解决了三大痛点:一是房屋闲置期间价值无法变现;二是身在异地无法打理房屋、设施退化;第三,短租平台让个体房东有度假需求时,随时可以入住,还可以通过平台和其他地域的业主进行互换。
  2B还是2C是个问题
  纵观中国旅游产业,多数外界耳熟能详的企业均由上海人创办,老乡之间的帮带效应使得上海人罗军多了一个先天性融资优势。
  携程布局途家,除了资金,更重要的是为途家提供了足以让同行羡慕嫉妒恨的战略支持:独家流量入口和品牌背书——携程客户端首页开通“民宿”入口,与途家产品形成无缝对接。HomeAway注资途家之后,双方的战略合作也开始了。HomeAway拿出2000多套海外房源,帮助途家进军海外市场。
  单从途家公司名字和定位语“旅途中的家”不难看出,其完全参照“HomeAway”,不同的是,HomeAway以C2C模式为主,类似于点对点的淘宝。
  罗军后来发现走C2C模式,途家并无优势,何况国内大多数业主不愿意将自己的房子拿出来短租给陌生旅客。真正做短租的乃是B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房屋中介或者拥有大量房产的业主。
  途家开始调整方向切入B端市场,找到房地产开发商、房屋中介、当地旅游局等,拿到大量空置房源,从装修到线上推广、交易,再到线下标准化服务、物业管理,全程介入。
  这样做的好处是开发商能为途家一次性提供批量的、标准化的新房房源,同时解决了C2C平台供给端数量不足和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为了提供更好的管家服务,途家与美国Sweetome酒店管理体系合作,打出了星级酒店服务口号。途家甚至打造出自营产品“斯维登酒店”。
  途家调头及时,相比其代表的B2C模式之路,C2C模式在中国的发展确实更为曲折。虽然后者不需要提供标准化服务和管理成本,难点则是无法掌控房源和用户体验,并且还需要培养平台两端的用户习惯,推广成本很大。
  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在操盘蚂蚁短租的过程中意识到,用20元成本换10元营收极不值得。他很快失去耐心,砍掉地推团队,原高管陈驰、王连涛出走创办小猪短租。小猪短租上线当月就与赶集网劲敌58同城达成合作——58同城向小猪短租开放平台入口,并提供资本支持。
  小猪短租左边重点挖掘个人房东,右边瞄准求职大学生、陪护人员等,在高校、医院周围大面积撒网。但在做B轮融资的时候,陈驰同样发现小猪短租房源增速有限,每天只有个位数增长。投资人认为,小猪短租并没有从速度和规模上证明C2C模式在中国的可行性。2013年10月到12月间,陈驰见了30多家投资机构,他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们普遍抱观望态度。
  2013年的最后一天,陈驰突然接到投资人电话,项目不投了。陈驰将这天称为创业路上最绝望的24个小时,“抱着怀孕的妻子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陈驰痛定思痛,采用了一种行业普遍存在的“挖墙脚”方式:每当各大租房平台有新房源发布,便第一时间上门拜访,通过免费为房东安装智能门锁,组建装修队伍对房源简装改造,来获取房源;在城市覆盖上,小猪短租也加大了对二线城市的布局。熬过了半年苦日子,小猪短租个人房东从不足1000增至2000,覆盖城市达到13个。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oxue/20160723/6240376.html   

Airbnb的中国学徒们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