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周易》的心法

试论《周易》的心法 在中国思想史上,孔门的心法被视为中庸,而精一执中则被看作尧、舜、禹相授之心法。其实,这两者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即中、中道、中庸、执中。那么,在《周易》这部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典籍之中,能够用来相互授受的重要心得和方法又是什么呢?是否也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试论《周易》的心法

在中国思想史上,孔门的心法被视为“中庸”,而“精一执中”则被看作尧、舜、禹相授之心法。其实,这两者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即“中”、“中道”、“中庸”、“执中”。那么,在《周易》这部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典籍之中,能够用来相互授受的重要心得和方法又是什么呢?是否也是“中”或“时中”、“正中”、“中道”、“中行”呢?不能说“中”不是《周易》的重要观点之一,然而“心法”讲究的是以“心”传“心”,从“道心”、“人心”之论我们可以看到朱熹和蔡沈等人的良苦用心,因此不能认为“中”是《周易》之心法所在。“心法”强调“心”的地位和作用,则有必要从《周易》有关“心”的论述来加以探讨。只有通过研究《周易》的情感之心,特别是围绕着忧、悲、惊、惧等情感活动的论述来理解“心恻”这一核心观念,方能够深入认识这一问题。
  一
  《周易》研究向着人的精神世界不断深入探究,应该说是真正触及到了易学的根本。从《易经》的本来目的即卜筮来说,正是通过对人的心理现象进行猜度、设问、探寻和把握,进而才能对人的未来进行预测,这本身就包含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着多重情感方面的内容。如预测吉利,可使人愉悦、欣慰;预测转危为安,可使人心灵得到慰藉;预测凶险,可使人悚然警觉,从心理上有所防备等等。这些都与情感现象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情感的问题过去一直不为哲学界所重视,以为是低层次的问题,不足以构成易学的重要课题。事实上并非如此,易学不仅将情感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问题,而且将其上升到极高的地位,成为易学研究的核心内容。长久以来,这个问题之所以没有受到学术界应有的重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到西方哲学的影响,认为情感问题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近年来,蒙培元先生结合冯友兰、牟宗三哲学中对情感现象的有关论述,大力提倡在中国哲学领域中开展对情感问题的研究和讨论。他说:“既然讲人的存在问题,就不能没有情感。因为情感,且只有情感,才是人的最首要、最基本的存在方式。中国的儒、释、道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因而将情感问题作为最基本的存在问题纳入到他们的哲学之中。”十余年过去了。蒙培元先生对情感问题的研究得到相当广泛的响应,不少学者从我国历史上不同时代、不同著作的研究中发现了情感问题的重要性。笔者主要对易学心理思想中的情感学说甚感兴趣,拟对此进行一些初步的思考与论述。这当然是因为《易经》是中国文化的根源性著作,是所谓的“大道之源”,其对后世各家学术派别(当然主要是儒家,但又不单单是儒家)的巨大影响是人所共知的。因此,要真正理解《易经》,就不能不深刻理解其中的心理世界,特别是其中的核心与关键——情感问题。
  如果从字源上来看,“心”字至少在甲古文和金文中即已经出现,其不仅指心脏器官,而且具有人的内心思维活动、精神意识以及情感体验等多重涵义。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指出甲骨文中有古“恙”字,“按其字从羊从心,即恙字,《说文》:‘恙,忧也,从心羊声。’段注:‘古相问日不恙、日无恙,皆谓无忧也。’《楚辞·九辩》的‘还及君之无恙’,王延寿《梦赋》的‘转祸为福,永无恙兮’,无恙均为无忧,乃古人常语。”说明在该书“心部”字中已有表示情感的甲骨文字。而在《易经》中,“心”字的情感体验以及思维、意识诸涵义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和深化。通观卦辞和爻辞,“心”字凡八见,分别见存于《坎》(“维心”)、《明夷》(“明夷之心”)、《益》(“立心”)、《井》(“心恻”)、《艮》(“熏心”、“其心”)、《旅》(“我心”)六卦之中。其中讲到情感问题的大致有三个卦,即《井》卦九三爻辞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艮》卦六二爻辞:“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旅》卦九四爻辞:“旅其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以上三段爻辞中,“为我心侧”、“其心不快”、“我心不快”都具有明显的感情心理特点,表现出客体的变化在人的心中引起相应的情感上的反映。当然,其中的具体表现则各有不同,比如“其心不快”和“我心不快”的“不快”二字较为直白,均表示某种不愉快的心情;而“为我心恻”一语中的“心恻”二字则值得特别注意。《说文》:“恻,痛也。从心,则声。”《广韵》:“恻,枪也。”按照一般性的解释,《井》卦九三爻辞这句话通常被理解为:井修治好了,却不被使用,使我感到悲痛。心恻,即悲伤、悲痛之意。悲恻之心,是一种明显的感情心理,表现出对遭难者的同情,同时自己心中也深感难过。这是悲痛和恻隐混合在一起的复杂的情感体验。但仅仅就此理解而不继续深入挖掘的话,我们就会忽略掉其中所蕴含着的奥义。如果我们把《易经》中的情感问题视作易学研究的主旨来看的话,紧密结合《周易》经、传全文以及后世一些著名解《易》的篇章来加以释读,就会发现“心恻”二字有着多种深刻的涵义,其就是《周易》心法的基本雏形。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后世诠释者对“心恻”的理解大致如下:
  程颐《易传》:“恻,恻怛。”“怛”的意思,《释文》曰:“怛,惊怛也。”《广韵》曰:“悲惨也。”《增韵》:“惊也,惧也。”可见心侧具有惊恐、忧惧之意。
  《周易集解》引干宝语:“恻,伤悼也。”朱骏声《六十四卦经解》有“坎为加忧,故恻”之语,其又申论之:“坎为心,二折坎心,故侧。”强调了心恻“为加忧。为心病”、“为伤悼”。突出了忧伤的涵义。   

更多相关论文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