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汉书》的校书活动

刘向《汉书》的校书活动 刘向校书活动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官方主持,长达二十多年的大规模群体性典籍整理工作。从书籍的搜集到整理,他们做了大量细致的校雠工作。后世所见的古书,很多都是当时整理的成果。本文首先论述刘向校书开始的具体时间和校书主旨,其次是对校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刘向《汉书》的校书活动

刘向校书活动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官方主持,长达二十多年的大规模群体性典籍整理工作。从书籍的搜集到整理,他们做了大量细致的校雠工作。后世所见的古书,很多都是当时整理的成果。本文首先论述刘向“校书”开始的具体时间和校书主旨,其次是对校书的一些具体问题作更详细的论述,从而使我们得以对西汉晚期的刘向校书有一个比较详尽的认识。
  一、受诏校书
  刘向(约公元前77—公元前6年),字子政,本名更生,48岁时更名为向,沛丰邑(今江苏丰县)人,汉高祖第楚元王(刘交)之四世孙。刘向出生于家学渊源深厚的宗室懿亲之家,使他一生的文化活动都带有深深的政治烙印。
  先秦的文献典籍虽多,却多以各自学派为主,并未进行系统的归类。自秦始皇“焚书坑儒”后,秦汉之间的动荡、战乱,先秦的文献典籍散失颇为严重。《汉书·艺文志》载“汉兴,改秦之败,大收篇籍,广开献书之路。” 汉朝建立后,对民间藏书进行广泛的搜、献、写,到成帝时已有百年历史,搜集的各种藏书,已经堆积如山,而且文献版本众多,其中书名、篇目、字句等都有很大出入。
  于是,就有了刘向的受诏校书。《汉书·艺文志·总序》:“至成帝时,以书颇散亡,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校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这就说明,刘向不仅分校经传、诸子、诗赋三大类书,而且总撰各书叙录,最后需上奏朝廷。《汉书·成帝纪》载:“河平三年秋八月后,‘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谒者陈农使,使求遗书于天下’”。《汉书·楚元王传》附《刘向本传》载:“河平中,受诏与父向领校秘书,讲六艺传记、诸子、诗赋、数术、方技,无所不究”。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
  关于此事的记载,《汉纪·孝成帝二》载:“河平三年,‘秋八月,乙卯晦,日蚀。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谒者陈农使,使求遗书于天下,故典籍益博矣。刘向典校经传、考集异同’”。
  《资治通鉴·汉纪·成帝河平三年(前二六)》有这样一段:“秋,八月,乙卯晦,日有食之。上以中秘书颇散亡,使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步兵校尉任宏校兵书,太史令尹咸校数术,侍医李柱国校方技。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
  二、校书过程
  刘向受诏领校群籍,这不是简单的文献整理工作,其中包含了一系列原则、方法和文献编纂的思想。他用实践把古代的文献学、目录学、校雠学、文字学、训诂学、历史编纂学与档案文献整理编纂的理论和方法熔为一炉。总的来说,刘向在校书过程中,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广纳众本,彼此互参
  据刘向的《晏子叙录》中说到:“所校中书《晏子》十一篇,臣向谨与长社尉臣参校雠。太史书五篇,臣向书一篇,参书十三篇。凡中外书三十篇,为八百三十八章,除复重二十二篇六百三十八章,定著八篇二百一十五章。外书无有三十六章,中书无有七十一章,中外皆有以相定。”其它如《管子书录》、《列子书录》、《邓析书录》也都作了详细交代。可知他在校书之前,就收集了许多版本,将之作为校勘的参照。
  章学诚在《校雠通义·校雠条理第七之二》中总结刘氏的经验说:“校书宜广储副本,刘向校雠中秘,有所谓中书,有所谓外书,有所谓太常书,有所谓太史书,有所谓臣向书,臣某书。夫中书与太常、太史,则官守之书不一本也。外书与臣向、臣某,则家藏之书不一本也;夫博求诸本,乃得雠正一书,则副本固将广储以待质也。”
  第二、比勘字句,订误校脱
  校书除了收集、清理、删重等工作外,还包括校雠、誊抄定本等工作。校雠是一项极为细致的工作,关于校雠,刘向在《别录》中写道:雠校者,一人持本,一人读析,若怨家相对,故曰雠也。这种校对工作,主要在于补阙订伪,意义很大。无论旧日的抄刻书籍,还是现代的捡字、输入、排印,都是不可或缺的程序。
  订误字,如《战国策书录》说:“本字多误脱为半字,以赵为肖,以齐为立,如此字者多。”此为坏字。《列子书录》说:“中书多外书少。章乱布在诸篇中。或字误以尽为进,以贤为形,如此者众。”此为音同或音近而误。《晏子叙录》说:“中书以夭为芳,文为备,先为牛,章为长,如此类者多。”此为形近而误。《别录》有一条对《尚书古文经》的校勘:“古文或误,以见为典,以陶为阴,如此类多。”另一例,刘向《别录》曰:“过字作輠,輠者,车之盛膏器也。炙之虽尽,犹有余流者,言淳于智,不尽如炙輠也。”
  校脱文,如《汉书·艺文志》载:“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脱去‘无咎’、‘悔之’,唯费氏经与古文同。”又如《汉书·艺文志·书类序》记载:“刘向以中古文校欧阳、大小夏侯三家经文,《酒诰》脱简一,《召诰》脱简二;率简二十五字者,脱亦二十五字;简二十二字者,脱亦二十二字。文字异者七百有余,脱字数十”。
  虽然只校勘出几个字,但却是整篇逐字逐句校对的,像这种出现形、音之误的还有很多,工作量相当大。由此看出, 刘向订其讹脱的工作并非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不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对文献进行无数次的考订、勘对、 查证, 更需要有渊博的文献知识, 也需要丰富的训诂实践经验。   

更多相关论文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