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主当道 2013年11期

在亚洲当代艺术市场持续冷静的氛围下,有的画家仍然受到热情关注。他们的作品很Q很可爱,表象甜美,但意思深远。不管男女老少,看到这样充满童趣的讨喜作品,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797.htm 刘野和奈良美智,可谓两个老顽童,或称画坛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在亚洲当代艺术市场持续冷静的氛围下,有的画家仍然受到热情关注。他们的作品很Q很可爱,表象甜美,但意思深远。不管男女老少,看到这样充满童趣的讨喜作品,都会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797.htm
  刘野和奈良美智,可谓两个老顽童,或称画坛资深“萌”主。他们的绘画,与政治无关,着力表达个体关怀,流露人性最质朴永恒的情感。或许,这正是二位萌主当道的原因吧。
  小王子 刘野
  在今秋轰动一时的香港苏富比40周年夜拍上,长达3.6米的刘野大型画作《剑》以4268万港元(折合人民币3366万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高于2010年其作《齐白石知道蒙德里安》在北京保利创下的2910万元。
  《剑》是刘野在2001至2002年所创作的三件尺幅相同的大型画作之一。苏富比在2006年4月的春季拍卖中,以370万港元拍出本系列的另一画作《烟》,刷新刘野当时的个人拍卖纪录。时至今日,本系列的《烟》和《枪》,前者已进入私人收藏,后者则晋身M+希克藏品之中,因此焦点自然落在这次首现拍场之《剑》身上。画中两个小女孩持剑隔空对峙的构图,是刘野受到李安导演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卧虎藏龙》之影响,用自己的画笔呼应电影中两位女主角杨紫琼和章子怡一决高下的场景,表现出丰富的戏剧味道,也透出淡淡的哀愁。
  2000年上映的《卧虎藏龙》是迄今唯一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片,很是风靡了一阵子。刘野敏锐地捕捉到这部当红电影的精彩元素,在2001至2002年间,创作了《剑》。这幅巨作色彩鲜艳、构图对称严谨、形象可爱又惹人怜(细看画中两女孩的眼角都有泪珠),题材取自尽人皆知的电影,当然叫好又卖得好。
  香港苏富比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说:“刘野是一位东方和西方都很看好的艺术家。所以他的藏家不局限于在中国,而是散布在亚洲和欧美各地,有比较宽广的支持,这让他的拍卖行情不会有太大波动。加上他的作品数量很少,每年大约只画十几幅,每件作品都维持在稳定的高水平,也保证了他的价格相对平稳健康。”
  除了量少、质优、藏家广,说到根儿上,还是刘野的作品雅俗共赏,不仅好看,而且耐品,唤起无数人的童年回忆。这份最真挚的情感,直指人心。
  现实越丑 艺术越要美
  1964年出生于北京的刘野,虽然童年是在“***”中度过的,但他仍然是一位幸福的小朋友。他的母亲是一位语文老师,父亲是儿童文学作家。虽然父亲写得不是太好,但是家里的藏书特别多,都是关于儿童文学的。
  刘野说:“当时外面世界很混乱,但这些书带我进入童话世界。”那时,父亲的工作是撰写儿童宣传读物,他常偷偷给儿子捎来一些禁书,拓宽少年刘野的世界,让他接触到童话作家路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和安徒生等。相比于外面现实的疯狂与残酷,小小的刘野依偎在美好而温暖的童话世界里。童话都是虚幻的,但是带给小刘野的感受与想象,却是无比真实。
  刘野从小显露出他的画画天赋,还为父亲的书画过插画。他年仅15岁就考入北京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也许是父母对他十分呵护疼爱,他也争气有出息,刘野的童年对他来说就是“黄金岁月”,代表着快乐。后来,他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
  ***年,刘野选择赴德国柏林艺术学院进修硕士课程,从此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海外生活。“刚出国的时候特别想家、想回国,我常常都会拿出自己带在身边的那些小时候的照片来看,然后对着照片开始画画……”刘野作品里面的儿童形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最早的那些经常出现的“小男孩”,像极了他本人。
  1994年回国之后,他真正具有个人风格的艺术终于萌芽:美丽、可爱、明亮,但又不像一幅卡通画那么简单。对于一位成年画家、一位受过严格学院派教育的男性画家整天画着甜美可爱的东西,可能有些人不太理解,或者觉得这样小资小清新的作品不够“分量”,但是刘野却是在艺术道路上兜了一大圈才返璞归真,找回属于自己的风格。这样的画面,虽然可爱,但并不肤浅,甚至有一种契合人类本心的深刻。
  对此,刘野曾说:“小孩画的画都很有童趣,长大了会改变。有的人变得恐怖了,批判性很强,很震撼。我基本没什么变化,技术变了,成熟很多,但感情都差不多。我很难用绘画批判社会。我对社会有一个观点,但我不想用绘画来表达。我是唯美主义信徒。现实越丑,我的艺术越美。每多看一次现实的丑,我就在艺术里多加一分美。如果现实很丑,艺术也很丑,人类还有什么生存的必要啊!我的艺术里不能有丑,这是我唯一保留的乐园、天堂。”
  欢乐背后的荒诞与严肃
  这也许正是刘野与其他同是革命年代出生的艺术家最大的分别之一,没有以作品来谈政治。刘野的画,基本上是属于他的个人生活,反映他童年时的梦想和幻想。他觉得,政治对于人类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方面,比起宇宙根本微不足道,比起人类最普通的情感,它也微不足道,比如爱情。“我相信发生在希特勒德国和民主美国的爱情是一样的,其实这些人类最基本的感情更感动我,比如人道主义、美丽、善良、忧伤,这比一个政治概念更重要。”
  所以他没有追求政治波普或玩世现实主义的集体象征,而是从个人本真的微观情感体验出发,从童年时接触到的西方儿童读物如《安徒生童话》,及其后从蒙德里安(Mondrian)、维米尔(Vermeer)和马格利特(Magritte)的作品中摘取灵感,从而创作出意味深长的卡通式图像和明亮的原色色调。
  然而,在无伤大雅的可爱表象下,其实暗藏荒诞与讥讽。刘野曾将此与卓别林的电影《城市之光》相比:“我小时候看的第一部喜剧是卓别林的《城市之光》,这是一部让人捧腹大笑的电影,也是一部让人落泪的电影。它是用一个喜剧的形式,来讲一个悲剧的故事。你笑得越厉害,那个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就被衬托得越凄凉。” 的确,用貌似欢乐的图像去表现忧伤,比直接用忧伤的图像去表现忧伤更令人动心。
  刘野笔下的小女孩、小海军、米菲兔……再到近几年的静物风景,相比较过去作品中的“舞台感”和“戏剧性”,刘野的近作越来越多地渗透出平衡、优雅、纯粹、宁静。或许随着岁月的积淀,昔日的小王子刘野不再萌态百出,但是那份对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从未改变。这让刘野的粉丝们倍感舒心。   大头娃娃 奈良美智
  充满童真且妙趣横生的画风,在中国有刘野扛大旗,在日本则是奈良美智最具号召力。
  今年春拍,香港苏富比推出了全球首个奈良美智作品私人珍藏专场“你不孤单”,来自东京普通银行职员黑河内收藏的35组拍品,总成交额达4100万港元,大幅超越此前1800万港元的估价。其中,1997年作《失眠夜》以940万港元拔得头筹,2006年作《白夜》以904万港元位居第二。
  其实,从进入拍卖市场以来,奈良美智的作品一直呈现出稳中有升的态势。在2005至2007年行情热络的时候,其作品成交价格连创新高。他作于2001年的《贪睡公主》在2007年纽约佳士得秋拍中以150万美元成为他迄今为止最贵的单幅作品。而即便在亚洲当代艺术行情进入低谷的2008和2009年,他的作品成交也依然相对乐观。
  从品类上看,奈良美智颇受欢迎的油画还是占据显位。同时,在得到世界各地收藏机构广泛认可后,他的一些素描手稿与雕塑也在拍卖中表现不俗。其雕塑作品《点燃我的火焰》在2008年纽约苏富比春拍中以116万美元酷炫全场。
  另一组让人过目不忘的雕塑是2011年纽约佳士得推出的科技巨子彼特·诺顿(Peter Norton)旧藏的《来自您童年的小狗》,呈现的是三只踩着高跷的小狗围着一个饭碗走圈的卖艺场景,以42万美元觅得新主人。这组作品如同一首简洁、细腻又忧伤的俳句。那些闭着眼不断流泪的狗,那种欲言又止的受伤神情,跟纯粹的可爱很不一样。当问及为何经常描绘小狗,奈良美智说:“小狗温驯服从的特点,不幸地令我联想到儿童。”
  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孩子们
  1959年出生于日本的奈良美智,比刘野大5岁,基本算是同龄人吧。但是比起成长于首都北京、父母悉心疼爱的幸福小刘野,奈良美智的童年没什么鲜亮的,甚至有些落寞。他的家乡是青森县弘前市,距离繁华的东京有数小时车程。“灰色的天空、寒冷的天气、孤独”是奈良对童年的印象。
  一直追随奈良美智作品的素人藏家黑河内说:“跟我一样,他的母亲也在外边打工,他的童年也是一个人在家里度过。我其实一直都想有人作伴,但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因此故意装出任性的样子,让别人看不出我的寂寞。事实上,我比任何人能想象的还要孤单。我对奈良美智笔下的儿童,都深感同情,因为在他们之中,我看到了自己。正是这种共鸣,带给我无限的童年回忆,推动我收藏奈良美智的作品。每当我看到他笔下的孩童悬于画廊白墙之上,我可以看到这些坏孩子背后的孤单寂寞。”
  黑河内情真意切地说出了奈良粉丝们的心声。他的作品之所以俘获了无数人,是因为他触碰到人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玩转的是童年的自私与敏感。他经常就画一个单独的小孩,对经历战后因为经济发展而引起的家庭疏离的观者来说,特别有共鸣,因而成为日本大众文化主流的一个符号标志,更风靡海外。
  大头大眼小身板的娃娃,奈良美智一画就是十几年,几乎呈现着执拗的坚持。这也许与他童年及少年生活、以及长达12年的旅德经历密不可分。他1988年赴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开始海外的孤独生活,只比刘野去德国早了一年。他回忆语言的隔阂令他一度感到十分无助,这种寂寂无名、幽居作画的孤寒心情直接反映在创作上,成为日后发展的重要契机。
  自1990年代初以来,奈良美智便以简洁的人物造型和构图作为风格。他的主题环绕着小孩和小动物,千变万化,但不离其宗。他抗拒宏大的场面,特别喜欢描绘单独的人物,并且以纯粹统一的色调处理背景,尽量把细节的表现调整到最低限度。所以他的作品没有受到故事性的干预,主题因而十分突出,让人最直接地看到画中主角的情绪:那种玩世不恭、叛逆却又动人的姿态,或者那种崇尚自由、反对制度约束的不满。著名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形容他的画是个“因沉痛与孤独而异常冰冷的世界,但内心绝不是恶的。我宁可在这样的世界中长居”。
  纯真中的孤独与悲哀
  2000年,已经奠定了自己独特娃娃风格的奈良美智,回到东京,声名鹊起。从2003年开始,他逐渐与许多人合作,包括朋友,艺术家、设计师,而不再只是自顾自地宅在工作室单独作画。这对他的风格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从那以后,“独行侠”奈良美智笔下的形象变得更柔和可亲,仿佛也更开放,能够更安静地与观众交流。
  作于2007年的《温室娃娃》是这时期的佳作之一。画中的小女孩本来给人的印象应该是备受家人呵护的温纯小可爱,可是她偏偏不愿意流露成人世界期望的天真活泼和甜美笑容。她是一个复杂的情绪混合体,包括了人性与生俱来的喜怒哀乐。她的一双大眼睛明亮得像夜空的繁星,却又像满载悠悠的愁思。这种奈良作品中一以贯之的孤单感,当中也许正述说着无数人的亲身经验。此系列中,奈良运用纤细的笔触以及有如闪着亮光的色彩,构成独特的奇幻质感,魅惑迷人。
  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发生大地震,日本面临着严峻的变迁。在地震、海啸和核泄漏事件等接二连三超乎想象的灾难之中,日本诸多的脆弱面暴露无遗。在此状况下,人们对当代艺术的真实期望也有所变化。概念性的抽象手法或是冷酷的形象等审美表达方式,不再受宠,而奈良美智以“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孩子们”的姿态,潜进人们记忆最深处,使他的作品悄悄地紧贴着人们的情感。这让他的人气更加飙升,在全球拥有大批青少年粉丝,尤其是女粉丝的倾心追捧,颇有明星的架势。这年头,谁俘获了青少年们那敏感而脆弱的小心脏,谁就是流行文化的偶像霸主。
  2012年,奈良美智的大型个人展览《有点像你和我》在日本横滨、青森、熊本等地巡回展出。在横滨美术馆的观众超过16万,青森县立美术馆也有超过8万人之多,刷新了在世艺术家的展览入场总人数纪录。这样爆棚的场面,在当代艺术家中极为罕见,再次铁证了在广大民众心中,奈良美智的作品“真真是极好的”。用咱中国话来说,有点“人民的艺术家”那境界了。
  奈良美智本人简朴内敛、穿着随意,但是他始终保持真实诚恳的初心。他的一句“最昂贵的生活是自由”,无数次激起人们对本真生活的美好向往。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anliqita/20190408/8160907.html   

萌主当道 2013年11期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