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索耶:人性早已改变变得太快所以我们没有察觉

罗伯特·索耶(Robert Sawyer),加拿大科幻小说家、未来学家。多次获得雨果奖和星云奖等科幻类奖项。索耶利用自己对各个科学领域的研究为政府部门或企业提供前瞻性的战略建议。最近他的著作《触发》和《人性分解》被翻译成中文出版。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841.htm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罗伯特·索耶(Robert Sawyer),加拿大科幻小说家、未来学家。多次获得雨果奖和星云奖等科幻类奖项。索耶利用自己对各个科学领域的研究为政府部门或企业提供前瞻性的战略建议。最近他的著作《触发》和《人性分解》被翻译成中文出版。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841.htm
  P:现代科幻的寓言无所不包,你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S:生命延长。人类寿命大量延长会深刻影响经济、人口,乃至太空计划:如果人口饱和,我们就会开发更多空间。我认为改变很快就会发生。唯一让我夜不能寐的问题是,“我到底属于只能活一个世纪的上一代,还是能活几个世纪的下一代的第一批?”
  P:所以你主要做这方面研究?
  S:不,我对各学科都有研究,这是做科幻小说家的美好之处。我学基因学、量子物理学、天文学、人类学、语言学、宇宙学、信息理论和心理学,很少有工作能让你有机会学得如此广泛。
  P:你是科幻作家,也是未来学家。你认为两者的关联是什么?
  S:写小说时,我称自己为科幻小说家,为一些公司和政府做顾问时,我称自己为未来学家。政府和公司为有好听头衔的人付费会更高兴。但两者技巧是相同的。
  我最近为一家与美国政府合作的太空科技公司做顾问,去年为NASA做咨询。太空工程师、军队研发机构工作人员,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很多人都是读科幻小说长大。他们意识到科幻小说家在预见趋势上很有影响力,他们很尊重我们的建议。能提供这些见解是种荣幸,也很赚钱(笑)。
  P:为什么科幻小说家看上去比科学家更善于预见未来?
  S:哦,很多科学家都十分擅长推理,但他们不可以公开讨论研究的长远影响。如果他们为大学工作,会担心讨论科研潜在的消极面会让科研失去资金。如果他们为企业工作,就会受到保密协议的限制。科幻小说家不受经济或者合同限制,所以可以大胆推测。另一方面,科幻小说家是通才。我们紧跟科学发现,并将这些不同领域的发现相联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观点受到重视:我们可以将科学整体化,同时看清不相干的变化如何相互作用。
  P:科幻小说是怎么预测未来的?
  S:科幻的一个重要概念是,描绘的任何内容都可能发生。
  预测未来的条件是:第一,承认人性和人类社会会发生剧烈变化;第二,理解过去发生的事,预测潮流趋势的唯一方法是不仅考察现在,还要考察过去;第三,认识到变革的速度不再是线性的,而是指数性的;第四,是最伟大的美国科幻编辑小约翰·坎贝尔的一句名言:未来不会按部就班地一点点发生。
  P:科幻小说对未来最重要的预言是?
  S:我们会有一个未来,一个我们为自己赢得的未来。
  科幻小说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一直认为,人类的确有一个未来,这个未来还将延续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百万年。这种坚定信念才是最重要也最奇妙的预言。
  我出生于1960年代,那个年代人们有一种巨大的恐惧感——世界末日就要来了。美苏关系紧张,人们担心会有新的战争爆发,也产生了生态危机意识。我最终摆脱了这些恐惧,觉得核战争不大可能发生,奥巴马和普京关系不大好,但没人会向对方投导弹,有太多纠缠的经济利益关系,全球化降低了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所以我对未来积极乐观。
  P:哪怕面临全球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的问题,你仍积极乐观?
  S:我认为我们终会有一个很繁荣的未来。世界的内在联系已经让孤立主义者不堪一击。你看美国,二战结束后的几年里就是一个孤立主义者,他们那时的政府认为遥远的国度和美国没有什么联系;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角落,美国政府会说不会影响美国利益,且他们总是第一个进行干预。通过商业、文化,还有全球化认同建立起来的紧密联系会带来一个光明、繁荣的世界。这需要几十年来实现,但我相信会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终点。
  P:你担心科技发展会影响人性吗?
  S:人性早已改变了,它变得太快所以我们没有觉察到。我出生时,美国和南非都有种族隔离政策,现在,两国都有黑人总统。在人的一生中发生这样的改变已经令人震惊。这就是关键:人的天性有极大可塑性。我看到中国的改变也是积极的。上次到访中国是2007年,最近是2013年,6年间有些看法的转变十分明显:环境主义被接纳,人们意识到吸烟的危害等等。人很聪敏,我们快速变化,通常是越变越好。
  P:你怎么看中国科幻小说家刘慈欣在《三体》中预言的未来?小说提出了一个“黑暗森林”理论:宇宙是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武装的猎人,他们必须小心翼翼,一旦被别的猎人发现就会被消灭。
  S:刘慈欣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和思考者,但他是他自己文化的产物,就像我是我自己文化的产物。从历史角度看,中国一直就有惧外文化,长城,还有眼下的网络长城,就是证据;在15世纪中期,中国放弃远洋探索,闭门锁国;还有获得中国签证的困难,移民的不易。这一切都是刘慈欣写作的文化背景。
  加拿大完全不同。加拿大正急切地通过鼓励移民来增加人口。我们和美国之间有世界上最长的不设防国界。所以我写的故事里,整个银河系有无数友好的外星人,我们都在和平和繁荣中紧密团结。哪一种情形更可能发生?刘的,还是我的?谁知道呢?但事实是,科幻小说反映出的是创造者生存的文化环境,我们必须在那个语境下评价一部作品。
  P:你说过,科幻小说的作用不仅是预测未来,更是“预防未来”?
  S:科幻小说问的问题是:“如果当下的社会潮流持续下去,将把我们带向何方?”通过强调现行政策可能会带来的预想之外的长期影响,来评论我们此时此地的境况。举个例子,中国用计划生育来控制人口,但它有一些计划之外的副作用,男女比例失调。展现这种不平衡——或者随着时间推移,会出现的更严重的不平衡——如何影响未来的社会,就是社会评论的一种有用形式。
  (感谢北京师范大学科幻与创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岩对此文的贡献)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anliqita/20190408/8160890.html   

罗伯特·索耶:人性早已改变变得太快所以我们没有察觉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