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借口再多也是毁约

清华大学教授杨燕绥并没有建议延迟退休,只是建议65岁领取退休金。可男60岁、女55岁就退休了,中间年岁没养老金,怎么办?杨教授有大招:男性去做养老院园丁,女的给老人做饭洗衣服,多好。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844.htm 关键是,对谁好?延迟退休,每讨论一次,就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清华大学教授杨燕绥并没有建议延迟退休,只是建议65岁领取退休金。可男60岁、女55岁就退休了,中间年岁没养老金,怎么办?杨教授有大招:男性去做养老院园丁,女的给老人做饭洗衣服,多好。
下载论文网 /3/view-4460844.htm
  关键是,对谁好?延迟退休,每讨论一次,就是一场沸沸扬扬。从2010年起,人社部官员对此发表了“正在研究”、“暂时不会调整”、“已经是一种必然趋势”等一波波反复、迂回的表态。这让公众对延迟退休这事渐渐形成了心理预期。如果说政策改变是一场大手术,这种反复就有点像打麻醉针,让人最终不痛不痒地接受。有人把这种先让专家发声试探的策略俏皮地称为“放气球”,也有人说叫“放狗”。
  现在,最新消息来了:多部委与养老方案设计者们开了两天的闭门会议,达成的一项共识,果然是,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比杨燕绥还狠,杨教授至少没建议让人延迟退休多交钱。
  延迟退休对谁好?算两笔账,一目了然。按照“中国养老保险基金测算与管理”课题组的测算,退休年龄每延长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收40亿,减支160亿,一增一减200亿,美妙;就个体而言,若男性22岁开始工作,中国男性预期寿命72.38岁,60岁退休可领退休金12.38年,延到65岁,只能领取7.38年,若计发标准不提高,杯具。一对比,让延迟退休更像一种不公平的算计。麻醉针打再多,也难遮其本质。
  明眼人一下就看透——养老保险是政府与公民间的契约。公民按定好的退休方案交了钱,政府就该兑现当初的承诺。若朝令夕改,尤其是这改动让公民受损,实质上就是政府违约。
  提再多的理由都是违约,何况有些不过是借口。以“延长退休年龄是国际惯例”这说辞来说,真实情况是,发达国家的延迟退休,是基于劳动力市场结构与人口预期寿命的双重考量:法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预期寿命是81.6岁,退休后可活22.2年;德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预期寿命是80.2岁,退休后可活18.2年……这是联合国公布的数据。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仅74.83岁,若延长到65岁退休,其后仅能活9.83年,这节奏,拔凉拔凉。
  国际惯例还有的一面是,改变契约必经由各方博弈,打麻醉针不可以。萨科齐曾将退休年龄延迟至62岁,法国民众大规模示威,新任总统奥朗德一上台,就将退休年龄调回以前。
  单方面改契约,增加的是国家道德风险,减少的是民众对保险系统的信任指数。有人就说了,“这是一魔盒,一打开,就会无止境,也许70岁退休都不是传说。”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anliqita/20190408/8160865.html   

延迟退休,借口再多也是毁约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