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百年》:“宿命论”的观念史

想通览和了解西方管理思想的发展史演进,有两本书常常被提及:一本是丹尼尔·A·雷恩和阿瑟·G·贝德安合著的《西方管理思想史》,还有就是斯图尔特·克雷纳的这本《管理百年》了。 下载论文网 /3/view-4450153.htm 英国人斯图尔特·克雷纳,是著名的管理史学家,曾任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想通览和了解西方管理思想的发展史演进,有两本书常常被提及:一本是丹尼尔·A·雷恩和阿瑟·G·贝德安合著的《西方管理思想史》,还有就是斯图尔特·克雷纳的这本《管理百年》了。
下载论文网 /3/view-4450153.htm
  英国人斯图尔特·克雷纳,是著名的管理史学家,曾任记者,常年从事商业新闻报道。作为《时代》杂志的专栏撰搞人,其作品还屡见于《金融时报》和《战略与企业管理》杂志(Strategy & Business)。他还是全球首个管理思想者排行榜Thinkers 50的创始人,该榜已创立12年,每两年评选一次(一般在11月发榜),被誉为管理界的“奥斯卡”、全球最先进管理思想的风向标。
  在《管理百年》中,克雷纳试图凭借自己对管理思想演变的熟稔,将历史横跨百年、人物多达50位的管理族谱给梳理清楚。他以10年为单位,按年代顺序组织内容,并且把每个年代管理思想的特征、主张予以归纳。从最早的亨利·法约尔到玛丽·福列特再到道格拉斯·麦格雷戈,还有为人们熟知的彼得·德鲁克、西奥多·莱维特、菲利普·科特勒,一直到相对比较新的詹姆斯·钱皮、迈克尔·哈默、查尔斯·汉迪等。《管理百年》在书写恢弘的管理思想演发展、演变的同时,也顺带展示了一个世纪以来商业的进步与繁荣。
  观念改变世界
  “观念很重要。”斯图尔特·克雷纳在《管理百年》中文版序言中写道。
  克雷纳说得没错,观念真得很重要——它帮助我们对自认为已经知道的东西进行了重新评估,更是美好未来的催化剂。管理思想不光跟商业有关,还能改变更广阔的世界。
  试想,弗雷德里克·泰勒——这位“科学管理之父”,如果他对工人们经常“磨洋工”的现象视而不见,也不考虑如何使雇主和雇员的财富最大化,他就不会拿着秒表去测量每个工作环节所需的时间,更不会“创造性”地用“日标准作业量”这个指标去衡量每个工人的生产效率并支付相应的报酬。在一个平庸者辈出的年代,泰勒以其解决问题的超级能力担当起了复兴的大业。或许,没有泰勒,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和科学的管理登上历史舞台还得晚些年。
  想想哥白尼、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牛顿、伽利略,或是爱因斯坦、达·芬奇、爱迪生,再想想达尔文、古腾堡、富兰克林,这些天文哲学物理生物等领域的极具颠覆性的创新家,他们除了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外,也塑造了我们如何思考、如何看待自身在宇宙中位置的方式。在商业和管理的世界中,观念何尝不是如此。
  亨利·福特,福特公司的创始人。他是大规模生产的最初倡导者,虽然他并不是生产流水线系统的首创者。在他的不懈努力和改进下,T型车装配线正式运行了。福特围绕它创造了一系列复杂的生产系统,确保零件、组件和装配能在合适的时间运送到装配线上,从而尽可能地杜绝浪费、延时,提高生产效率。据统计,装配线把生产一台发动机的时间从9个小时54分钟缩短到了5小时56分钟,另外,当一般厂里生产底盘要花12个小时以上时,装配线竟可以把时间缩短至1小时33分钟。福特要设计出任何人都能开、属于大众消费品的汽车,这是他的狂热愿景,而福特公司曾宣传“除了社交场所,福特汽车能带你去任何地方”。有了这样的理念,再加上正确的方法(即借由装配线控制生产成本,投入先进技术提高产能),在20世纪前期的一二十年里,福特占据世界企业工业绝对的领导地位。“地球上一半的汽车是T型车”,这既是对福特当初伟大构想的肯定,亦是那个时代由领先观念奏响的凯歌。
  不过作为历史的产物,观念难免有局限性。这意味着,它们虽然有效用,但都是一时的,任何观念的提出者都不可避免地被遗忘、遭淘汰。譬如前面提到的弗雷德里克·泰勒、亨利·福特,他们都对科学管理、生产效率推崇备至,认定完美的任务带来完美的流程,而完美的流程基本上能够带来让公司蓬勃发展的必要结构了,所以组织性质及其未来不那么重要。事实证明,这显然是落后的、错误的。差不多同一时期,社会科学的巨擘、德国人马克斯·韦伯,在他的《社会组织和经济组织理论》一书中关注到了官僚体制的缺陷和有可能未来产生的弊端。而切斯特·巴纳德在《经理人员的职能》著作中拓宽了管理的任务——它不但是测量、控制和监督,也要关心诸如价值观和组织等更为抽象、模糊的概念。到了小艾尔弗雷德·普里查德·斯隆这里,他明白做什么和怎么做才算优秀的“经理人”。自他加盟到通用汽车后,他一改创始人杜兰特喜怒无常的独裁式领导,而创造了一支高度专业化、冷静和精明的全新管理团队,他们根据信息作决策,而不光是凭借直觉。同时,斯隆引入了“事业部”机制,从此确立了分权经营和集中政策控制相结合的管理模式。它的结果是:1927年,通用汽车的销量首次超过了福特。
  铁打的发展,流水的观念
  其实类似的颠覆与超越一直发生着,从未改变。在《管理百年》中,斯图尔特·克雷纳这样写道:“观念发挥不了作用,很快就会淹没在历史长河里。管理观念层出不穷的原因就在于此。它们来来去去,速度越来越快。”不妨想想上个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情况吧。借由斯图尔特·克雷纳的归纳,先是有汤姆·彼得斯和罗伯特·沃特曼合著的畅销书《追求卓越》催生出了“卓越”这个宽泛的概念。卓越概念带来了20世纪80年代的质量运动。W·爱德华兹·戴明、约瑟夫·朱兰和菲利普·克劳士比等人为企业界引入了质量圈、全面质量管理和实时生产及其他一些技术。紧接着,在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的影响下,学习型组织的概念进入公众视线。然而,很快被“企业再造”替代,再之后是知识管理和智力资本……一个时常被拿来当笑话讲的是,由吉姆·柯林斯和杰里·波勒斯合著的《基业长青》,里面提到引以为标杆的18家企业,现在多半都销声匿迹,有些甚至濒临破产了。那么,究竟是他们总结的方法错了,还是它本身就有相对性、时效性?
  回头想来,正是因为有这些精彩纷呈、不断更新的管理思想和学说,构成了被斯图尔特·克雷纳称为“管理世纪”的20世纪。也因为将这些思想源流汇集起来,将其主要发展脉络做一番简明而深刻的指引,这才有了经典的管理思想史论著《管理百年》。
  不对“管理”下任何定义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整一部《管理百年》,通篇在谈管理,却并未对“管理”二字下任何的定义。按照克雷纳的说法,定义管理实在太困难,它是一门专业、一种职业,它是衡量企业卓越与否的尺度,但它又超越商业,无所不包。实际上,克雷纳暧昧不明的态度并非为了逃避,如果硬要给“管理”下定义,他完全可以选择其中某一个他认可的管理大师所下的定义。他之所以这么做,恰恰佐证了他的发现——“理论家们总想着把管理学引入某个角落,让它尘埃落定,但管理学却总是不断挑衅,让他们美梦落空。它一次次地从理论家手里逃脱,一次次地从人们的指缝中溜走。”归根到底,管理是一门面向实践和现实问题的学问,它没有最终的答案,只有永恒的追问。
  就像几年前,我写的《伟大CEO必读的50本书》。如果说克雷纳的《管理百年》是“以史为鉴”,那我的这本书则是“以书为媒”,都是在介绍管理思想。但我当时说了,这注定会是一本“遗憾之书”。因为没过多久,所谓经典理论、必读书目不免会被新的经典、新的必读给取代革新。诚如克雷纳所讲,“对于成功的精髓,我们注定只能惊鸿一瞥。”在观念史上,任何学说都有保鲜期,这是规律,亦是宿命。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anliqita/20190408/8158356.html   

《管理百年》:“宿命论”的观念史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yLw8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