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样失灵”现象背后的高校德育工作困境研究

大众的观点认为,榜样、模范等先进典型在很大程度下具有引领、示范效应,能够影响一批人的思想、行为,使之向好、向善地发展成长。就教育本身而言,言传身教则是这一实践活动最直接的方式,品德教育更是如此。学校作为教育活动的集中场所,往往会遴选一批先进分子,或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大众的观点认为,榜样、模范等先进典型在很大程度下具有引领、示范效应,能够影响一批人的思想、行为,使之向好、向善地发展成长。就教育本身而言,言传身教则是这一实践活动最直接的方式,品德教育更是如此。学校作为教育活动的集中场所,往往会遴选一批先进分子,或是学习成绩可以示范,或是思想品格可以标杆,以期带动一大批学生赶优争先。然而,这种“赶优争先”的现象随着学生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正在不断减退,特别是在高等学校中,榜样示范正出现“曲高和寡”的尴尬局面。实际情况是,学生群体被贴上了两类标签:一是“榜样和向榜样看齐靠拢的”,二是“自娱自乐、安于现状的”,但是,后一类群体的价值观较榜样群体而言,未必就显得不成熟。“榜样”在高校德育工作中究竟该如何发挥作用,能够发挥多少作用,“榜样失灵”现象能否规避,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1 榜样的初衷与“单向度”的结局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的需求包括基本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不管是生理、安全、爱和归属、尊重等基本需求,还是自我实现的需求,个体都希望能得到更高、更好的满足。但是,人的价值是多元的,在尊重良善价值的基础上——拥有或是认可诸如自由、平等、法治、公正等价值,或多或少都有个性化的价值取舍。“每一个人都在实现自己的人性,都在进行自我实现,但朝哪个方向实现、实现的程度如何却千差万别”,因此,榜样树立成不成功,归根结底在于背后体现的价值是否得到认同。包括品德教育在内的教育,树立榜样的初衷是能够起到引领、示范作用,通过榜样和模范的先进性带动学习思想等方面后进的同学,如朋辈教育、头雁计划等。但是,示范教育的最终结果往往与预期的差距较大,一方面选树的典型对后进并未产生多少带动,另一方面,典型的类别没有出现太多调整的空间,更换的只是同一类别下不同的个体。是榜样的价值没有得到认同,还是学习榜样的标准异化得太过苛刻?

需要认清的是,绝大部分良善的价值都是需要追求的,先进的状态也是如此。因为人们不满足当下的状态,所以才会争先进。以百分制的考试成绩为例,90分的学生向95分、100分努力,他们是在争先进;80分的同学向85分,90分努力,他们也是在争先进。因为在追求的过程中,他们都体现了争先的状态。然而,当所有的学生群体中,只有一个是99分,其余都是100分时,我们不能说那99分的人就是后进,恰恰是没有那个“99分”,所有的“100分”毫无先进可言。因此,榜样的作用在更多时候是给方向、树明灯,而向榜样学习,更多的也是要求个体朝着风向标、朝着明灯前行。在这个前行的过程中,每个个体都是在争先进,不管是赶在前位的,还是排在末位的。最终,顺位排序,有第一就有摆尾,不能以结果为导向,否定个体在过程中争先的状态。必须承认的是,榜样只能是某一类个体或群体,当个体向榜样学习时,有没有可能出现“单向度”的异化,这需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思考。学生成人成才的过程是一个“to be”的过程,即成为某一个、成为某一类,但是,究竟是“to be the one”(成为向某人一样的),还是“to be myself”(成为我自己),思政工作者对这个问题似乎并不好回答。新形势下,个体自觉较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显得突出明显,学习榜样是行为自觉,还是行为被迫,这个关系一定要理清。笔者认为,榜样学习的初衷,即激发个体的争先状态,在教育过程中要保护好、应用好。同时,还要保护好个体价值多元化选择的权利,要引导好、规范好。

2 榜样的“神坛”与现实的“局限”

长久以来,榜样从流俗群体中产生,最终分离于群体。这种情况的出现,往往是榜样被推上了神坛,与流俗群体主客二分,成为流俗口中的“他”。然而,榜样至神坛的选择,大多是被动的、不自知的。因为某些特定情况,我们需要榜样,特别是作为精神信仰源泉的榜样,这个时候,榜样的能力被过度的放大。诚然,榜样可以在某一方面、某一领域示范引领个体,但与神不同的是,作为人的榜样也有自身的有限理性,因此,“互助友爱”的榜样未必就是“勤俭节约”的榜样。当榜样的能力被过度放大时,原先被人们自己置于神坛的榜样,就会被相同的人推下来。我们因某一方面的道德品格歌颂榜样,同时,他也有可能被另一方面的道德品格攻讦。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当现实中,有些榜样被推至神坛时,他的社会关系注定被打破。于是,英雄可以被否定,榜样可以失灵。

如果说言语可以树立或是推倒一名榜样,那么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比当下更容易产生(毁灭)榜样。互联网时代下的语言状态容易使人走向虚无,碎片化的语言风格、虚拟化的价值伦理,让人们自我“觉解”(伪觉解),也自我迷失。有可能,某个“榜样”的树立,就是为了推倒一群榜样、一类榜样。于是,雷锋、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频频被质疑与否定。榜样与群体分离得太清,与价值却捆绑得太紧。当一个榜样被否定的时候,随带着良善的价值也被质疑、否定。这是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尤其是德育工作的困境,因为无论树立什么样的榜样,最终摆脱不了两种可能:一是被戳中另一类或另几类价值的软肋,一是陷入语言、尤其是网络语言构陷的虚无。两种可能的困境所揭示的也正是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应该面向的两类主要任务:一是夯实思想阵地,做到思想政治教育领域的守土有责,增强文化自信、价值自信;二是讲好网言网语,做到新形势下的与时俱进,能够在网络世界中激浊扬清、春风化人。思想政治教育方法是实现思想政治教育任务的重要手段,因此,要清楚认识到两类任务对思想工作者的工作内容和要求作了进一步的明确和提高,是所有思政工作者在解决“榜样失灵”问题过程中完成的“打铁还需自身硬”的一步。

3 “榜样失灵”如何破题以及榜样的未来

高等学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特别是德育工作,需要榜样。正如前文所说,榜样的树立是良善价值的发声与彰显,能够指明一个方向、明确一个目标。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应该主动思考,如何让榜样真正发挥作用、营造学习榜样的良好氛围。

一是看待好榜样价值的作用。诚然,榜样能够起到教化、示范的作用,但是,作为价值承载的榜样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普通个体(或是一类普通群体),自身有其局限性。在开展先进性教育的过程中,要正视缺点教育、挫折教育,有限度、有范围、有理性地引导学生学习榜样,不能一味地夸大、神话榜样。同时,要认清榜样的设立并不是为了趋同,肯定学生在学习榜样的过程中付出的努力比最后是否成为榜样更值得点赞。

二是诠释好榜样教育的内容。榜样的设立往往只能代表某一类价值,或是一部分价值,在品德宣教的过程中,思政工作者切忌以偏概全、顾左右而言他,要引导学生关注榜样自身所体现的、针对性强的良善价值。思政工作者要诠释好、宣教好榜样代表的典型面,不能抱有树立具有“全能榜样”的心理,更多的是要讲好榜样自身事迹、宣教好榜样的真实事迹。

三是营造好榜样宣传的环境。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榜样的塑造和坍塌在一定意义上跟舆论环境有很大关联。在网上网下思想政治教育教育共成合力的今天,思政工作者在做好现实引导、现实宣教的过程中,更要重视互联网这一虚拟空间中的宣教活动。要主动建立一支综合素质高、业务水平好的网络管理队伍,用好新媒体、自媒体等舆论媒介,营造好网络德育的良善环境。

任何一个社会、一种教育,都需要榜样,因为个体有追求先进的需求,在追求先进的过程中需要方向。因此,树立好榜样、开展好榜样教育,无疑是品德教育的关键举措。

参考文献

1 江畅.德性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2 杨业华.思想政治教育新视野[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

3 赫伯特·马尔库塞.张峰,吕世平译.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第1版)[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8

[版权归原杂志和作者所有,毕业论文网LW54.cOm摘录自《科技创业月刊》,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仅供学习参考 ]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guanliqita/20170110/6673313.html   

“榜样失灵”现象背后的高校德育工作困境研究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