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汉语初级水平留学生汉字教学研究

摘要:汉字教学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留学生(特别是非汉字文化圈留学生)学习汉语的难点。在一学期的教学实践中发现,因为汉字数量大、结构复杂并且笔画多等特点,学生很容易出现畏难情绪和学习兴趣低落的问题。因此,本文试图从汉字的结构特点入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汉字教学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留学生(特别是非汉字文化圈留学生)学习汉语的难点。在一学期的教学实践中发现,因为汉字数量大、结构复杂并且笔画多等特点,学生很容易出现畏难情绪和学习兴趣低落的问题。因此,本文试图从汉字的结构特点入手,结合自己在成都信息工程大学一学期的汉字课教学情况,梳理汉字教学中相关的具体教学步骤以及穿插于其中的多种形式的教学方法。


  关键词:汉字教学;初级水平;汉字教学法;汉字教材


  一、学生以及教材情况介绍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近年来致力于来华留学生汉语教学,招生规模逐年扩大。我于2016~2017秋季学期任教该校初级班汉字课,班级实行小班教学,班上共有7位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所用教材为《汉字速成课本(第二版)》。


  目前的对外汉语教材品类繁多,但汉字相关教材相对较少,《汉字速成课本》为目前国内各高校所采用的较多的汉字教材。《汉字速成课本》不依赖于任何综合教材,可以独立学习;注重教授学生掌握汉字构字规律,以利学生从形、音、义三方面迅速掌握800个基础汉字。它是专为零起点欧美学生编写的汉字教材。①


  《汉字速成课本(第二版)》全书共20课。每课分为“汉字知识”、“奇妙的汉字”、“学习建议”和“复习”四个部分。针对学习的难点与可能出现的偏误,设计了“奇妙的汉字”与“学习建议”。另外,课本中的练习数量较多,类型丰富,按照记忆原理,将每课较多地生字分成利于记忆的小组块,提高汉字的记忆效率。课本中笔画分为基本笔画与复合笔画,基本笔画包括基本笔画和基本笔画的变形;复合笔画包括依附笔画及其他笔画。


  《汉字速成教材(第二版)》所用的处理汉语、汉字关系的方法是字本位的方法。这是一种把汉字作为基本单位进行教学的方法。此方面的教材,最典型的是法国巴黎狄德罗第七大学白乐桑先生和北京语言大学张朋朋先生合作的《汉语语言文字启蒙》。教材开卷就介绍了汉字的概貌,其中特别突出了汉字的笔画。教学顺序则是:字、词、句、文。作者以“字”为汉语的基本结构单位和教学的起点。白乐桑的字本位教学思想贯彻教材始终,在整个教学过程中突出体现在字的书写、字的理据、字的扩展三个环节上。教材抓住了汉字的特殊性,较好地认识到汉语和汉字的特殊关系,在以词本位为主旨的对外汉语教材中独辟蹊径,很有研究价值。


  二、汉字教学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性


  世界上的文字分为两类:表意文字和表音文字。汉字属于表意文字,它是从文字的形体直接显示语义信息的。它经过了由图画文字到表意文字的阶段,并且持续不停的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沿用至今,成为世界上唯一的有着严密体系的表意文字。从字形的特点来看,汉字是在两维空间的平面上进行构形的,因此也被为“方块字”。汉字在结构上,分为独体字和合体字。


  对外汉字教学,是“以外国人为对象的、以现代汉字为内容的、用外语教学方法进行的、旨在掌握汉字运用技能的教学活动。汉字教学的根本目的是讲清楚现代汉字的形、音、义,帮助学生读写汉字,学习汉语,掌握汉语的书面语。”


  对外汉语教学创始于1950年,至今有60年的?v史。1983年全国性的学术团体“中国教学学会对外汉语研究会”的成立,标志着对外汉语教学学科的正式诞生。1984年正式确定学科的命名。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世界各国同中国之间的交流、合作日益紧密,中华文化在全球的传播速度在逐步加快,汉语逐渐成为最有影响力的语言之一。王力先生在为《语言教学与研究》创刊五周年题辞中写道:“对外汉语教学是一门科学”。


  德语区汉语教学协会会长柯彼德在国际汉语讨论会中说:“汉语教学今天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一方面是文化和语言教学的融合,另一方面是汉字的教学。如果不接受这两场挑战并马上寻找出路,汉语教学恐怕没有再向前发展的可能性。”在对外汉语教学中,汉字教学相对困难,目前的对外汉语教学侧重听、说、读的训练,而往往忽视了文字书写训练。作为书写形式符号系统的汉字,既是认识汉语文化世界的工具,也是交流思想感情的工具,这是汉字具有的认知和交际功能。


  乔姆斯基曾说过:“语言教学的同时也是一种文化教学的过程。”中国文化最直接的载体就是汉字,大部分外国留学生来到中国最主要的原因是对古老深厚的中国文化的向往,汉字的学习是了解中国文化为有效的途径之一,也是对外汉语教学的关键。通过汉字使用频率的统计,常用字在三千到六千之间,通过对这些文字进行分析发现:汉字有一百六十多个的基本部件组合而成,每个部件就是一个独立的象形字,由于文字的演变,字根的增减变形,每个象形字的背后都有着很深的历史文化。所以,对外汉字教学作为外汉语教学的重要而困难的部分,其教学研究是重中之重。


  三、教学实践所用的汉字教学法


  在实际的教学过程中,考虑到学生汉语水平参差不齐以及汉字本身的特点,在汉字课汉字教学过程中,采用了以下几种教学方法:


  (一)部件教学法


  就是利用汉字的部件拆分开来,进行汉字结构分析的教学方法。部件是由笔画组成的具有组配汉字功能的构字单位。部件的分类:根据能否单独成字分为成字部件和非成字部件:例如“门”“目”“厂”为成字部件,“氵”“犭”为非成字部件。


  汉字拆分原则是:首先,字形结构符合字理的,按字理进行拆分。例如:“分”拆分为“八、刀”,“晴拆分为“日、青”。其次,无法分析字理的,或字形与字理矛盾的,依字形进行拆分。如:“朋”拆分为“月、月”,“执”拆分为“扌、丸”。最后,笔画交叉重叠的,不拆分。如:“串”不拆分为“中、中”,“东”不可拆分为“七、小”;拆开后的各部分均为非成字部件或均不再构成其他汉字的,不拆分。如:“非”不可拆分。因构字造成基础部件相离的,拆分后仍将相离部分合一,保留部件原形。如:“裹”拆分为“衣、果”。部件教学法从汉字自身特点出发,通过分析汉字的内部构造,将音义形有机的结合起来进行教学,有其自身的优点,同时也存在一定的不足之处:这种方法并非依据汉字的字理加以分析辨别,无形中割裂了汉字所包含的文化信息,无助于外国学习者汉语思维习惯的养成。(二)声符教学法,又叫音符教学法


  形声字的声旁也叫做声符,是结构中表音的部分,无论是声韵调相同还是不同,声符的表音都有一定的规律。声符教学法就是运用形声字声旁对于汉字读音的识记,以声旁字与由它所组成的形声字之间的读音关系,以及以声旁字与由它所组成的形声字的常用程度之间的联系这两个方面进行教学的方法。


  例如:“迷、咪、谜、眯、脒这些字都有共同的声旁“米”,声韵相同,声调不同。“芳、坊、防、妨、肪、房、仿、访、纺、舫、放”等这些字是以“方”为声符的形声字,教授一个“方”字,就带出了10多个以“方”为声符的形声字,这对于教师进行汉字教学或学生们来学习汉字都是十分方便的。又比如,以“旁”为声符的形声字有“滂、螃、耪、膀、磅、蒡”等。这样“以声串字”的方法,对于学习者识别汉字有很大的帮助作用。声符教学法对于初级水平的外国学生来说,可以帮助他们尽快的克服汉字的畏难思想,使他们尽快掌握所学的生字,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但是,由于关于声旁的归纳还没有一个较为合理和科学的分类,并且有相当一部分数量的独体字没有明显的声旁,所以,这种教学方法还是存在一定弊端的。


  (三)义符教学法


  义符又叫意符、形旁,是通过形旁与汉字之间的意义联系进行的教学方法。汉字系统中有大量的有规律可循的形声字,许慎的《说文解字》,共收录小篆形体9353个,其中形声字就有7697个。②绝大多数形声字的形旁与意义都有一定联系。比如“提、抱、揣、握、抓”等字都有共同的形旁“扌”,表示的都是与手部有关的动作。“吃、叫、呼、吸、吐”等字都有共同的“口”,表示的都是与“口”有关的动作。而这些表示意义的字符追根溯源,都是可以独立成字的整字。对外汉字教学中,义符教学法着眼于整字,利用象形字中的形态联想来帮助学习者记忆。字形的右旁是“又”,“又”是手的意思,表示人用手旋转纺锤。这样详尽生动的解释,不仅让学习者记住了同一形旁,不同意义、不同读音的生字,还了解了跟这些汉字息息相关的当时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文化。


  四、总结


  对外汉字教学是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环节,对于许多留学生而言,也是不易克服的“难关”,然而要想获得全面的汉语技能,系统的学习汉字是汉语学习中的必经之路,这就对外汉语教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让留学生听得懂汉语,说得出汉语,更重要的是通过适合的对外汉字教学方法,帮助留学生透过汉字背后的中国文化全面解读汉字,真正使留学生把汉语言运用自如,真正理解汉字的含义,领悟汉字构形的特点。在对外汉字教学中,通过不断创新实践,让学生更容易理解汉字的特点和规律,不仅掌握汉字的表面,更能理解汉字所蕴含的巨大魅力,做到既知其然有知其所以然,为自己的汉语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本文来自《信息工程大学学报》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html/Education/20190527/8173088.html   

成都信息工程大学汉语初级水平留学生汉字教学研究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Lw54_com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