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大学实验室安全教育的强化措施与不足

引 言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及国家对高校实验室建设投入的力度加大( 数量与质量均取得长足发展) ,高校实验室安全工作遇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 在建设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各级部门对高校实验室安全工作提出了一些新规定、新要求、新期望。因而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引 言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阶段及国家对高校实验室建设投入的力度加大( 数量与质量均取得长足发展) ,高校实验室安全工作遇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 在建设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各级部门对高校实验室安全工作提出了一些新规定、新要求、新期望。因而,通过了解当前高校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的基本情况,实证调查分析师生员工对实验安全教育的意见、建议,有利于进一步科学规划实验室安全教育工作、提高其实际成效,以满足高校人、财、物等自身安全的需要,保障高校教学、科研等工作的正常运转,实现高校培养创新型高素质人才的目标[1-3].

  自 2014 年 6 月开始,先后对浙江工商大学、浙江工业大学、中国计量学院、浙江科技学院、温州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师范大学、浙江农林大学、嘉兴学院、温州医科大学、宁波大学等 11 所高校( 主要集中在理、工、农、林、医等院系) 进行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以了解各高校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的现状。本次调查,累计发放问卷2 000 份,回收问卷1 956 份,有效问卷 1 899 份,问卷有效率为 94. 9%; 其基本情况如下:

  低年级( 大一、大二) 学生 583 人、高年级( 大三、大四)学生 596 人、研究生 538 人( 硕士 318 人、博士 220人) 、教师 182 人。同时还采用个案调查法、文献和资料检索相结合的方法,实地访谈 9 所高校教师 46 人、研究生 42 人及本科生 29 人,经对比研究及数据分析,最终形成研究成果。

  1 高校实验室安全教育的现状调查与分析

  1. 1 重认知教育,轻课程师资建设

  在被问及“你觉得高校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有必要吗?”近 96% 的调查对象认为“相当有必要”和“有必要”,被调查者对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有助于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维护高校的和谐稳定都普遍持认可态度。在被问及“你认为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对自己学习生活、个人成才有帮助吗?”认为“相当有帮助”和“有帮助”的学生占 87. 3 % ( 分别为 36. 6% 和50. 7% ) .可见,对于高校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必要性及重要性,无论是本科生、研究生或者教师,都有比较统一的肯定性的认知态度; 这充分说明,高校对实验室安全教育的认知宣传做的比较到位。

  关于对课程内容体系、师资力量的总体评价,选择“很满意”的学生占 8. 7%,选择“比较满意”的学生占14. 6% ,两项合计占 23. 3% ,选择“一般”的占 56. 7% ,选“不太满意”占 11. 8%,选择“不满意”占 8. 2%.超过半数的调查对象的评价为“一般”,可以看出,对目前实验室安全教育的课程内容体系、师范资力量水平的评价较低。另外,对比其他基础课和专业课的课程师资,认为“明显高很多”的占 5. 1%,选择“水平略高一些”的学生占 9. 6% ,选择“水平差不多”的占36. 6% ,选“水平略差一些”占 23. 8% ,选择“水平差很多”占 24. 9%.可以看出,被调查者对于实验安全教育课程师资的评价远低于与其它课程。另外,在与被调查对象交流中发现,安全教育存在常规内容重复讲、非常规内容没人会讲、公共内容则没人讲等现象,这在一定程度割裂了其自身的内容体系,降低了学生的学习兴趣,使教育效果大打折扣。

  1. 2 重制度宣传,轻严格执行监管

  对于高校实验安全相关规章制度,选择“很健全”、“健全”占 89. 6% ,选择“很了解”、“了解”的87. 3% ; 这说明,实验安全相关制度建设较为完善,被访者对实验安全相关的规章制度的知晓度也非常高。

  究其原因: ①高校对实验安全相关的规章制度的制( 修) 订非常重视、对其宣传也做了很多工作; ②从规避责任的角度考虑,高校相关管理部门也更愿意、更容易在规章制度方面做一些工作、做出一些成绩。

  反观这些规章制度的执行( 法) 严格情况,其调查结果却不容乐观。面对“贵校对违反实验室安全规章制度的处罚力度如何”这样问题,认为“特别宽”占29. 7% ,认为“很宽”占 41. 7% ,二者之和超过七成;仅有 9. 7% 被访者认为“特别严格”或“严格”.当进一步问及“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执法不严”时,选择校园大环境的占 51. 7%,选择碍于情面的占 21. 7%,选择规章制度不健全的占 11. 6%.另外,从访谈反馈情况分析,发现大部分被访者认为执法( 规) 的宽严程度与违规( 法) 者身份密切相关,普遍认为对教师执法( 规) 最难、对本科生执法( 规) 最易,对研究生执法( 规) 难度适中。

  1. 3 重本科学生,轻研究生、教师

  调查结果显示,有 96. 3% 受访者表示都曾经专门接触( 受) 过实验室安全教育,可见,从量的角度去考查,高校实验室安全教育的总体覆盖面已经很高。但是,当被问及你是否在本阶段( 校) 接触( 受) 过实验室安全教育时,只有 30. 4% 的做肯定选择。按阶段( 年级) 细分后笔者发现,受调查的大一本科生有 99. 9%选择“接触( 受) 过”,大二本科生有 21. 3% 选择“接触( 受) 过”,大三本科生有 11. 9% 选择“接触( 受) 过”,大四本科生有 8. 7 % 选择“接触( 受) 过”,研究生6. 3% 选择“接触( 受) 过”,教师则只有 2. 3% 选择“接触( 受) 过”.可以看出,各高校都会组织专门针对学生实验室安全教育的活动,但针对教师的专门性教育活动却极少; 大多数高校都会选择学生入校( 学) 初对其进行实验室安全教育,且抱着一劳永逸的想法,在后续各个阶段( 年级) 不再组织相关教育活动。这种想法、做法,不负责任,也不科学。事实上,相对于大一新生,高年级的本科生、研究生及教师有更多的机会走进实验室开展实验研究,也更需要实验室安全教育。另外,从知识更新及每个实验研究项目个性化的角度来考虑,实验室安全教育也更应该时时抓、事事抓以实现全时空覆盖,而不是厚此( 学生) 薄彼( 研究生、教师) .

  1. 4 重结果考核,轻实际过程管理

  从调查情况分析,目前各高校均已建立实验室安全教育的相关考核体系以促进安全教育实效的提升,其考核形式主要集中分为两大类别,即书面考试( 占14. 3% ) 、网络考核( 70. 2% ) ; 且有少数高校已将安全教育课程列为必修课,并纳入学分管理。面对“如果初次考试不过关,是否要求补考”时,93. 3% 的被访者选择“是”; 且当被问及“如果补考不通过,是否有重修( 学) 要求”时,有 51. 2% 的被访者选择“是”.明显可以看出,校、院实验室管理部门对考核自身及考核结果都非常看重,也把考核结果作为实验室安全控制的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但与此同时,各高校对实验室安全教育的相关实际过程却关注过少: 有 73. 7% 被访者认为实验室安全教育较其它基础课( 专业课) 的课堂( 培训会等) 管理松懈; 70. 9% 的被访者认为网考( 普遍采用网上自由学习、考试形式) 有替考现象。我们在访谈中发现,不少被访者是边听课边看其他书籍资料,甚至有相当比例的被访者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玩手机、打游戏、睡觉等。

  1. 5 重理论灌输,轻实践实训教育

  根据调查访谈结果,绝大多数高校开展实验室安全教育的主要形式以课堂教学、专题培训、大会宣讲等为主( 其中课堂教学占 10. 9%、专题培训占 20. 1%、大会宣讲占 56. 6%) ,上述形式决定了其内容主要以实验室安全教育的理论灌输过主,缺少实践、实训、实战的安全教育,小部分高校以普及性校园安全教育开展小型消防演习活动) .统计被调查者的反馈情况,参加过消防演习占 80. 1%( 会使用灭为器的占15. 3%) ,参加过专门性实验室安全教育实践( 训) 活动的仅有5. 3% ; 56. 3% 的听说过紧急喷淋 / 洗眼装置,但实际操作过紧急喷淋/洗眼装置的仅有 4. 3%.因而,实验室安全的实践、实训、实战教育开展情况普通不容乐观。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e/20190909/8194201.html   

谈大学实验室安全教育的强化措施与不足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