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的秋雨

说起戒烟,在我逝去的岁月中,很有一些故事。孩提时候,每当瞅见父亲满嘴的胡须包围着个烟斗活跃地跳着青春舞曲时,总觉得父亲特威风,特潇洒,特男人,我是羡慕得夜里说了相关的梦话的。那时,总想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也在嘴上叼个烟斗,双手在背后架个威风的“十”字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说起戒烟,在我逝去的岁月中,很有一些故事。孩提时候,每当瞅见父亲满嘴的胡须包围着个烟斗活跃地跳着青春舞曲时,总觉得父亲特威风,特潇洒,特男人,我是羡慕得夜里说了相关的梦话的。那时,总想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也在嘴上叼个烟斗,双手在背后架个威风的“十”字,在村子里那些毛孩子面前昂首阔步地转悠几圈,也让他们羡慕羡慕。记得有一次,趁父母不在家时,我支一个小凳子,很是费了工夫,才战战兢兢地取下父亲高悬在墙壁上那个着实让我多次垂涎的“烟”家对头――一个很是精致的烟斗和半袋子叶子烟,手忙脚乱地,扯下半页旧书纸,像刚生第一个孩子的少妇往婴儿身上弄襁褓,乱七八糟的。半天才裹了往烟斗里面使劲的塞,划着火柴点燃后卯足了劲猛吸一口,顿时呛得我眼泪鼻涕和哇哇的哭声紧急集合。说来真是巧得很,偏偏在个时候,父母双双把家还,弄清楚事情缘由的父母轮番上阵,又是揪耳朵又是打屁股,父亲还抓了一把叶子烟往我的嘴里塞,嘴里不停地骂:“想吃就让你吃个饱!”


  打那以后,我暗暗发誓,就是抽那玩意儿能成仙,打死都不敢也不愿意再抽了。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很成功”的戒烟。


  十四岁那年,我和当时我们那个区的大人物区委姜书记的两个公子一起,考进了县里排名靠前的一所中学。姜书记和我父亲是一起参加民兵一起到铁路上搞四化建设的战友加兄弟,用他们的毛胡子嘴说,简直就是情深义重的亲弟兄。也因此,我和姜家的两个公子关系是跨越了贫富差距的鸿沟的,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由于家庭条件很好,这姜家兄弟在学校是很“英雄”的,可以说是那所中学的名人,还有不少围绕他们屁股转,走路起旋风的哥们。维系感情和友谊的桥梁和纽带,就是那个年头只有穿四个包包的中山装,别三支钢笔的人才抽得起的“金沙江”牌香烟。有时是当着任课教师的面在教室里吞云土雾,老师批评时,那烟就洋洋得意的在左右嘴角不停的舞蹈。


  这二位在那所中学读了五年的书,人生道路又绕个圈圈返回那个只出包谷洋芋的村庄了。


  由于我父亲和他父亲的那层关系,我经常得到兄弟俩的特别照顾,总是当着众人的面说我是他们的兄弟,并挤眉弄眼的,硬往我嘴里塞进一支烟,点燃后叫我抽。考虑到面子问题,我只好装模作样地抽几口,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把它扔到垃圾箱里。可这哥俩发现后对我的“叛变”大发雷霆,小手不停地在空中愤怒的乱舞。我被这无法抗拒的兄弟情包围着,又无可奈何地,开始跟着他们吞云吐雾了。


  记得还发生了一件至今回忆起仍哭笑不得的事情:一个周六的黄昏,我被他们兄弟俩及那些“随扈”邀请参加他们一个哥们的生日宴会。离开时,喝得醉醺醺的姜老二不小心,将烟头扔到角落一纸箱内,刚走出一公里多点,回顾那家小馆子,忽见火光冲天狼烟一处起。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男主人气势汹汹、大喊大叫的追上来了,人家辛辛苦苦的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开得很有整场的小店,被撒野的青春之火化为灰烬了。


  第二天,学校的操场上站满了表情很丰富很复杂的全校学生,老师们悉数在校长的两边排成“一”字面对学生。奏完国歌升完国旗后,校长干咳几声,用洪亮如黄钟大吕的声音宣读了这兄弟俩还有另一个同学的罪状,说经学校领导班子慎重研究决定,为了整肃校风校纪,决定开除三人。后来呢?还是看在姜书记的面子上留校察看了。


  闯了大祸以后,姜家两个公子也当着众兄弟的面宣布:戒烟了,再抽那玩意儿出门被驴踢死(切实是从很张扬的地上转入了地下,如厕所等地方解决去了)。我也在这桩很有些不堪提及的“烟事”中第二次戒烟了。


  考入滇东北一所职业中专后,由于喜欢嚼着文字和这座城市的喧嚣,和一群让梦想美丽地开花的青年们舞文弄墨,这香烟又在躁动不安的青春怂恿下,重新占领了“一号洞口”。理由也走过了复杂和幼稚的青草丛,变得堂而皇之、理直气壮了。其中一个回族文友的理由对我影响很深:他说“抽烟是男人向上帝和女人公开举行的成人仪式,是排遣青春的角落里蜷缩的孤独,是将激情燃烧成礼花的表演和释放……”就这样,一群看见美女掉眼泪、烟柳绿三月就诗兴大发的年轻人,总在小城的每个黄昏,激情燃烧着那些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


  毕业后,这年纪不大烟瘾却不小的我,走进县委礼堂参加分工动员会那天,嘴上还燃着一支香烟。幸亏别人提醒,差点没把分在政府部门的梦想烧为灰烬。当我第一个月领到两百多块钱的工资时,买了一包香烟后,剩下的全部给父母买了新衣服。当父亲第一次当着儿子的面流下男人泪时,我暗暗发誓,把烟戒了,每个月拿出一半的工资给父母。于是,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一个已婚且爱情的烈火燃烧得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的老兄。他说只要我把烟戒了,他就把媳妇也戒了。结果呢,我硬是坚决把烟戒了。那个老兄呢,几年以后,跟一个打扮得三分像人三分像妖四分像鬼十分难看的女孩子,爱得死去活来,趁夜黑狗不咬鸡不叫时私奔了。


  但我的这个老兄可是个热心人。当他得知二十二岁的我还在和我的倒影恋爱时,好像我马上就要到灵隐寺出家了一样,他急得从座位上弹起来,发誓一定在半年之内给我介绍一个,且喝我的喜酒。一天下午,他打电话说有个在什么什么娱乐城红得发紫、在整座城市茫茫人海中可以扯起三米浪子的未婚女子实在的优秀,望火速赶到。碍于情面,我只好去了。一见面,一个打扮妖艳穿得像根本没穿的女孩子迎上来,在老兄旁边坐下后,还未开口就从包里拿出香烟,自己点燃一支后分别递给我和老兄一支。我说我已经戒了。女孩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而怪异:“怎么戒了呢?这男人不抽烟不阳刚,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质!再说,这男人抽烟,能够让女人产生无尽的遐想,春潮澎湃!”说毕,她跟我的那个老兄天南地北的瞎侃起来,我道谢后迈开流星步,消失在小城的霓影中。


  南国的秋雨


  在你的不经意间,南国似火之灼灼的骄阳,慢慢的变成了一池温汤。你夏日里浮躁得满屋乱蹿的那些心事儿,便沐浴在这温暖如春的似水柔情中,变得宁静和淡定了。几阵凉爽的秋风,徐徐拂过南国襟怀坦荡、情感激越的大地,淅淅沥沥的秋雨,从天幕上飘飘洒洒地垂帘金色的原野,此时的南国山乡,便罩上了一层薄薄的神秘的面纱,让您仿佛置身于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的美丽意境中,在茫茫细雨中,淋漓尽致地感受这南国水乡曼妙的神韵。


  那些平日里盛开得鲜艳夺目的红裙子,几阵秋风秋雨过后,就慢慢的凋零了,大街小巷流动的红雨伞,把南国山乡的羞涩和忙碌,善解人意地罩在雨幕下。烟雨空蒙中的远山近水,犹如一幅着墨浓烈、写意饱满而生动的山水画卷。顽皮而又活泼可爱的孩童,在秋雨中追逐嘻戏,即使这冰凉的秋雨,打湿了他们的童年美梦,但笑声仍旧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南国的秋雨中,人们忙碌的足音是不会停止奔波的。你看那小湖浩淼的烟波之上,头戴斗篱的渔翁把自己的心事抛入水中,垂钓着希望、梦想和喜悦;产后的土地又被锋利的犁铧翻过来沐浴着秋雨或暖阳,来不及医治生产的痉挛产生的疼痛,又要开始孕育着新的希望。


  南国的秋雨像牛毛,像村姑手中的秀花针,像春蚕吐出的银丝……它密密徐徐、绵绵潇潇、飘飘洒洒、似烟似雾,像失恋的少女淡淡的忧伤和悠悠的惆怅,充满着迷茫朦胧的美。此情此景,你若置身南国那些极为精致、景致独具的温馨竹楼里,听着嘀嘀嗒嗒的雨珠,轻轻击打在竹楼的窗户上,打在光油油的青石板上,落在烟雨蒙蒙的湖面上,总有一种平平仄仄的韵律感。此时此刻,纵使你没有难解的百般忧愁,你的情感都是最容易发酵的。梅雨时日,绵绵的雨丝,像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线,淅淅沥沥地,从早到晚下个不停,很容易勾起你对如烟往事的无限追忆和怀念,雨中的忧思和惆怅,自然而然的涌上心头。南国那些感人至深而又经久鲜活的凄婉爱情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会浮现在你的眼前。诚然,那种“秋风吹白波,秋雨呜败荷”、“罗衾不奈秋风力,不知风雨几时休”和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秋风各自愁的淡淡的感伤也会油然而生。


  诗人们的灵感在这个季节是最活跃最奔放的,“雨巷诗人”戴望舒的一首《雨巷》,把南国雨中小巷迷茫朦胧的美渲染得淋漓尽致和极富诗意。


  南国的秋雨中,那些少男少女的恋爱是幸福、甜蜜和让人心生羡慕的。他们或打着雨伞,在朦胧的烟柳岸依依漫步,用彼此都能心领神会的悄悄话,说着梦想与现实之间的那些事儿;亦或站在小桥之上,含情默默地注视着对方,让秋雨打湿他们的美丽心事;要么干脆在雨中互相追逐着、奔跑着、嬉戏着,自由而浪漫地跳着青春舞曲;或者依着门外的秋海棠,向着遥远的天边望穿秋水。因此,南国秋雨中诞生的爱情是成活率最高、最容易保鲜的。


  这南国的秋雨像极了南国少女,柔声细语的,清新、淡雅而不失芬芳,带着雨的晶莹、雨的剃透、雨的柔情,静静的走进你的心扉。南方的水土养育了南方的女人。南国的女孩儿,在秋雨的滋润下,变得柔声细语,情感细腻,楚楚动人。南国的男人却如同这秋雨中的山,他们学会了在含蓄和中庸中表达自己的阳刚和大气,在女人的眼里,永远是读不懂的朦胧的美和些许神秘。


  在徐徐的秋风舞弄下,南国的秋雨带着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是那样的轻盈、淡雅和柔和,它润物细无声的。沐浴着这秋雨,人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喧嚣与浮燥,变得平和了,做起事情来,也心平气和了。


  你看南国那些古朴而优雅的小镇,在柔柔细雨中,像极了待出嫁的娇羞可人的新娘,披着一层薄薄的美丽婚纱,依在爱人厚硕的肩头想着心事儿,美得让你浮想联翩。置身于秋雨中的小镇,体会“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景象,你便仿佛身在仙境,心灵就会得到一种美的净化。


  这个情感和心事容易发霉的季节,在南国连日不停的绵绵秋雨中,纵使中秋的月儿没有圆你游子的梦,但你一定得明白:“谁家秋园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


  杨柳


  我笔下的杨柳不是一棵柳树,也不是一片森林。她是一朵能够使金沙江边一座美丽的小县城四季流溢着春的芬芳的牡丹花,一个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语过添情、用温婉的语言使小城枯燥的日子发芽返青的美丽女孩。她的美丽能让山风的舞蹈婀娜多姿,让鸟儿的歌声极为抒情,让美丽的野花开放得十分的含蓄和低调。


  杨柳是一个县电视台的记者、播音主持人。一个二十刚刚抽穗的妙龄女孩。在那个被金沙江用水的柔情揽在怀中的美丽县城里,她用说比唱还悦耳动听的声音,和梦想与情愫在白纸上凝固的文字,使小城朦朦胧胧的月光和温温柔柔的江风,如约爬上每家每户的窗台,让祖祖辈辈在涛声依旧中轮回的时光,变得色彩斑斓、诗情画意、呓语悠悠。她组织采编制作并亲自主持的几个精品栏目,成了这座小城老少都非常青睐的精神食粮,让小城里爱的青藤,爬上古老的街道上列队等候的柳树,垂下千万条绿丝绦。杨柳从小城的大街小巷走过,她手中的话筒常常牵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阳光雨露中流淌着,或飘悠在小城的上空,让人感受这座小城的童真和可爱。哪些在岁月的颜面上深刻的皱纹,也常常被她用温婉的语言拉直。


  杨柳累了就在柳树下依在彪悍的树干上,望着天空漂过的朵朵白云,让只有她自己读得懂的思绪纵情地表达。


  杨柳是我在滇东北一所中等专业学校的师妹。只可惜,她美丽动人的青春,在我回到家乡后的第十个春天,才染绿校园内那棵柳树的枝头。我常常这样想:这师妹的美丽,绝对曾在校园那镜平静的糊面激起美丽的涟漪的。可惜那些能让梦想发芽的美好的岁月里,我没有能够幸运地和杨柳成为岁月钟面上的时针和分针。


  认识杨柳是两年前柳树开始发芽的时节。在滇东北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里,她那能够让人丢魂落魄的美丽,让我的热血瞬间抢占一号高地。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在五米开外就清晰可见的睫毛掩护下,温柔的目光能电得你周身爬满成千上万只怪异的小虫子,让人眼睛发直双腿发软。杨柳的美是含蓄、宽容和柔情似水的,她像轻风在江南的阔糊静水上拨动的粼粼波光;杨柳的美也是热情和奔放的,羞涩中彰溢出自信,谦恭中流露出淑雅和高卓。她呼吸如兰肌肤如玉微笑如月。


  我跟杨柳非常幸运地成了同行,这总算增加了我能跟美丽不定期地约会的几率。当我的命运经常在最危险的地方转弯时,是杨柳坚韧、执著和勤奋的品质,鼓舞着我站起来往前走。在县广电局当工作时,我经常用杨柳的惊人表现激励和鞭策职工。当职工找来一大堆理由狡辩时,我总是言真意切地说:“差距何须怨杨柳,功夫未度勤奋关!”


  转眼间,春风又绿乌蒙地。我梦中的小屋经常柳絮纷飞……


  家乡的山


  美丽多情的金沙江,像极了一个梦呓悠悠、情意绵绵、娇羞可人的少女。千万年了,她一直心甘情愿的,默默无闻地做着我家乡那些大山的一名洗脚工。那些巍峨而伟岸的群山呐,像一群挽起裤管赤裸着上身在江边站成一种永恒的血性汉子,千万年了,仍就不知疲倦和羞涩地,在这里展现他们雄性的狂野和彪悍。那座高耸入云端、能够惊扰宫阙美梦的大药山,以一个王者的气度和风范,在群山簇拥中,保持了千万年的站姿,依旧是那么的气宇轩昂。


  那片生我养育我的土地――巧家。多么温情和母性的名字。像梦中情人,像嫂子,像奶妈,像大药山温柔贤惠的新娘。她是祖先们用金沙江和牛栏江两条江水圈认的美丽家园。那些被金沙江和牛栏江揽在怀中热吻了千万年仍旧脸不红心不跳,昂首挺胸站得笔直的山,像巨人一根根粗壮有力的手指,支撑起一片湛蓝的天空,每天重复升起的太阳从指间梳过,使山里的岁月如诗如画如梦般的美。


  经过金沙江和牛栏江千万年刨根寻底的洗礼,才成就了家乡那些山的雄奇和险峻。它们壁立千?,倨傲不逊;它们因为十分的骨感而显得那么的有气质。在那些肩擦着肩,怀贴着背的群山之间,深切成天堑的峡谷纵横交错着。它们狭窄得就像一条缝,连山嫂手中的绣花针,都可以把两面的山缝补在一起。你站在山顶俯瞰,只见那炊烟扭动着她的水蛇腰,娇滴滴地站了起来,原来是有些顽皮和野性的山风,侧着身子拼命地挤过峡谷,掖了她的腋窝。由于山的险峻,你绝对要相信,那山顶牧羊的少女不经意的一泡尿,可以使山腰的一只相思猴,兴奋得发了疯似地舞蹈,忘乎所以地摔下山脚,都半身不遂了,还在那儿龇牙咧嘴的傻笑。


  远远的,你会看见一条条彩带在山腰间缠绕着、飘逸着,象阿公没有系紧的腰带。当你还沉浸在无尽的遐想中,猛然抬头,那些从远古的梦里开往未来的各式各样的汽车,会从你的头顶呼啸着飞驰而过。


  当然,如果没有大药山的岿然屹立,家乡的那些山,是缺少些许霸气的。4041米的高度,在他的面前,那些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倨傲的群峰,都只有屈尊颔首了。你看那大药山,它高耸入云端,正轻轻地撩开天幕,大概是在偷看嫦娥和她的姐妹们洗澡或者更衣呢!


  这神奇的大药山,没有因为自己身为群山领袖,挺直了脊梁往两江之间一站,就高人一等,就孤芳自赏、自命清高了。它被有关权威专家称为中国乃至世界都保存完好的中草药材基因库,还因成百上千种在其它任何地方都销声匿迹的珍稀动植物,被列为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诚然,大药山是有内涵、有精气神,是很高贵的!


  家乡的那些山,她是秀如画、美如诗、妙似梦的!


  你看那山脚飘逸而过的金沙江水,简直就是青藏高原献给这群山的洁白哈达;那些悬在半山腰的一个个村落,俨然人间仙境在天幕上的倒影,袅袅的炊烟漂移在青山绿树红花之间,就象那浓墨重彩的山水画,真是人在画中走、画在烟波飘的壮锦;那山顶洁白的羊群,像仙女情不自禁地把珍珠撒;山涧中时而从悬崖峭壁飞驰而下,时而在青山翠丛中一路欢歌一路狂舞的小溪水,让那些大山有了一种鲜活、灵动的生命。每个晴朗的清晨,晨岚紫气喷薄日;层林浸染的黄昏,群峰金辉织景绣,真是美哉、壮哉!


  这些山峰,因其错落有致,形成了天然的、精美绝伦的琴键。你只要在那山中随意喊上一嗓子,再刺耳的声音,只要经这“琴键”一触摸,便会成为令人如痴如醉的天籁之音。在这群山之间,就连那公牛的一声哞叫,都可以成为狂放的乡村摇滚。特别是牧童吹奏的笛音和山嫂呼唤孩子们乳名时的美妙之音,久久地在山谷中回荡,绝对称得上人间最美的音乐。


  天空晴朗得十分嫩涮的时候,你要是站在群山怀抱中,仰望天幕上的一朵白云,刹那间,你脚下的群山仿佛成了蔚蓝大海里漂泊的帆船,载着你还有你的那些美梦,向着心中永恒的目标驶去。


  因为有大药山站立的高度和金沙江、牛栏江流淌的热情,造就了我的家乡“山下稻花山上雪,一年之行四季衣”的立体气候特征和“一山分四季,共商南国鲜花北疆雪;两江为一体,齐吟东瀛沧浪西域风”的独特自然地理风光。像一个妙龄少女,赤裸着双脚,穿着红裙子,披着棉袄,戴着厚厚的毡帽站在大江边,站成一种楚楚动人的姿势。这种让人极易产生奇思妙想的个性,难道不令人怦然心动、令人神往?


  像极了山里的汉子,家乡的那些山,刚烈中隐藏着掩饰不住的刻骨柔情;大气、成熟和庄重中流溢着青春期的些许娇羞。你一定要相信,他们也是情感饱满而激越的。你听那深山之中少男少女们缠绵的、飘逸而悠远的情歌对唱:


  “哥在那山唱山歌,小妹这山心事多;哥若爱妹别犹豫,娶了妹妹暖被窝!”


  “小妹今年才十八,早已思春飞红霞;哥选吉日迎娶你,明年给哥生个娃!”


  此时此刻,君若身临此境,心花怒放的你,恐怕早已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在人间还是天上了!


  这些日子,客居这座小城,厮守着寂寞在思念中煎熬了几年的我,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要么在梦里重复着呼唤家乡那些山的名字,像呼唤儿时的伙伴,像呼唤亲人:“大药山”、“望夫山”、“狮子山”、“牛郎织女山”、“少女山”……亦或和深山中多情的少女,你一句我一句地唱起了那些能够让梦想怀孕的山歌……


  岳山70年代初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曾任乡镇党委副书记、乡长、书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广电局长、县发展和改革局局长等职,现供职于昭通市广播电视局。90年代初和在校的几个文学青年,创办了昭通第一份校园文学诗报《星星河》。曾先后在各级刊物上发表诗歌、散文等作品数十篇。作者: 岳 山,本文来自《今日南国》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chengrenjiaoyu/20190414/8161601.html   

南国的秋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