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5年国际体育教育动态演变研究的可视化分析

摘要:以Web of Science TM核心合集收录的1991-2015年有关体育教育为主题的2 315篇文献题录数据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资料、文献计量等方法,并利用CiteSpaceIII分析软件,对体育教育研究文献的分布时间、国家与地区、核心作者及研究的热点等进行可视化分析,力图揭示国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以Web of Science TM核心合集收录的1991-2015年有关体育教育为主题的2 315篇文献题录数据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资料、文献计量等方法,并利用CiteSpaceIII分析软件,对体育教育研究文献的分布时间、国家与地区、核心作者及研究的热点等进行可视化分析,力图揭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动态演变。研究表明: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呈多项式函数增长趋势;体育教育研究成果的产出分布极不平衡,主要集中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学科分布主要集中于教育与教育研究、运动科学和社会科学;核心作者主要为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爱尔兰等国的学者。研究的热点主要集中在儿童和青少年的体育教育、体育教育计划、课程设置、体育技能、体育教师、体育知识的传播和体育艺术效应、体育素养、体育信念、体育成就、感知体育和学校体育教育等领域。经分析发现,青少年体育观、感知体育、健康和体育教育的社会化等研究将可能成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新趋势。

关键词:体育教育;可视化;动态演变;研究热点

中图分类号:G807.4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2076(2017)03-0094-06

Abstract:The 2315 articles between 1991 and 2015 from the Web of Science TM core collection database of physical education subject records were analyzed and processed by using the literature method, bibliometric method,the productivity, Country and region distribution, core authors and frontier and hot spot by using CiteSpaceIII software to made Visual analysis,in order to find out the development of physical education in foreign countries.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research of the publication were Polynomial function over years.The counties with most productivity include Europe and USA.The distribution of subjects mainly focuses on education and educational research, sports science and Social Science.Core author mainly for USA, Australia, Britain and Ireland.Research front is mainly concentrated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 physical education,physical education plan, curriculum, skill,teacher,knowledge,Sports knowledge dissemination and artistic effect, literacy, belief, perception, school,et al.The research on youth sports concept, perceived physical education,

体育教育一直是全世界研究和关注的热门话题,西方人在古希腊时期对体育教育就十分关注,到17至18世纪知名的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对体育教育的深入思考,产生了许多新的体育教育理念。如英国伟大的哲学家和启蒙思想家洛克提出建立“德、智、体”三育的体系构想,法国卢梭的“自然教育”思想,被西方学者誉为“学校体育之父”的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教育理论等[1]。19世纪末,人们对体育教育的研究兴趣不断加强,促进了体育教育研究的迅速发展。到20世纪80年代早期体育教育成为一个新的学术研究领域,并在90年代快速发展[2]。我国体育教育的概念最早是美国人麦克乐1922-1923年任南京中央大学体育系主任时提出的。新中国成立后苏联专家凯利舍夫来华讲学时在《苏联体育教育理论》讲义中,明确提出体育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而体育教育又是教育的有机部分。这两个概念的提出使得体育教育在我国被广泛使用。随着科学技术和多学科知识的快速发展,对体育教育的研究越来越引起全世界人民的广泛关注。因此,探究国际体育教育的研究脉络,回顾和总结国际体育教育的发展历史,揭示其研究的热点主题,对我国掌握国际体育教育的研究动向,了解国际体育研究的热点和前沿问题,促进我国体育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具有重要意义。本研究以 Web of Science TM核心合集收录的1991-2015年有关“体育教育”为主题的文献题录数据为研究对象,并利用CiteSpaceIII可视化分析工具,结合文献计量学理论和文献资料学方法,分析并解读国际体育教育的研究脉络和热点主题[3]。

1数据来源

本研究以Web of Science TM核心合集的SCI-E、SSCI、A&HCI、CPCI-S和CPCI-SSH为来源数据库进行检索。由于 Web of Science TM收录的文献题录数据在1990年以前不含关键词及摘要,因此本研究时间跨度选择为1991-2015年。以“Physical education”为检索主题词,文献类型为“Article”,类别选择“Education & Educational Research”,共收集到2 317篇“Physical education”相关文献。利用CitespaceIII软件自带的题录数据除重功能,对下载的文献题录数据进行除重处理,最终获得2 315篇文献题录数据,为本研究所需研究对象。检索时间为2016年8月19日,数据最后更新时间为2016年8月17日。

2研究方法

2.1文献资料法

通过查阅Web of Science TM核心合集收录的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题录数据资料和阅读必应学术网刊载的国际体育教育外文文献,了解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前沿,掌握国际体育教育的动态演变。

2.2文献计量分析

以1991-2015年国际体育教育文献为研究对象,采用计量学的方法对科研论文、国家与地区、作者进行计量分析,进而揭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结构特征、数量关系以及变化的规律[4]。

2.3可视化分析

借助美国德雷塞尔大学陈超美博士与大连理工大学联合开发的CiteSpaceIII(版本号为4.0.R5 SE(65-bit))科学文献分析工具。对国家与地区、主要学科、核心作者、核心关键词等进行可视化分析,进而揭示国家与地区、学科的分布特征,发现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热点与前沿、探索其动态与静态演变的结构特征[5]。

3研究结果与分析

3.1体育教育研究文献时间分析

科研论文是科学研究成果最主要的载体之一,是最具普遍意义的科研成果产出形式[6]。对体育教育领域发表论文的数量与时间变化关系分析,能够揭示出国际学术界对该领域研究情况的历史变化、发展速度,并预测其演变趋势[7]。由图1可以看出,自1991年开始,Web of Science TM数据库收录体育教育研究论文,截止到检索日期共收录2 315篇,平均每年发表92.6篇。1991-2015年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呈多项式函数增长趋势(y = 0.7697x2 – 10.664x + 61.124),拟合优度R2为0.9498。

随着体育教育工作者对体育教育研究领域的关注程度和学术水平的不断提升,可以将国际体育教育的发展分为三阶段:1991-1998年为初步发展阶段,共计283篇,年平均量为35.4篇;此阶段仅有15个国家发表了与体育教育有关的学术成果。主要以美国(225篇)、澳大利亚(23篇)为主,其他13个国家的科研成果较少,共发表了35篇论文。1999-2005年为缓慢发展阶段,与第一阶段相比国家的数量增加到23个,发文量共计307篇,年平均量为43.9篇;此阶段,美国(184篇)的学术成果依然比较突出,占此阶段发文总量的60%;然而,英国(54篇)、澳大利亚(40篇)和加拿大(21篇)的科研成果有了较大突破,3个国家的发文量占了这阶段总量的37.46%。但是,此阶段整体学术成果的增长速度还是比较缓慢。2006-2015年为快速发展阶段,共有55个国家发表了学术科研成果,共计1 725篇,年平均量为172.5篇。此阶段,美国、英国、巴西和爱尔兰四个国家的科研成果突出,美国和英国在2006-2007年间增加的速度较快,发文量分别为73篇、33篇;突现值分别为13.6903、2.8183;巴西在2009-2010年间科研成果增速较快,发文量为58篇,突现值为4.6989;爱尔兰在2012-2013年间科研成果增速较快,发文量为48篇,突现值为5.4518。同时,在此阶段共举办23次有影响力的国际学术会议。

3.2体育教育研究的国家/地区分析

通常情况下,国际权威期刊上的发文量可体现一个国家和地区在此领域的科研实力,通过Web of Science TM对1991-2015年国际体育教育发文量的统计发现,2 315篇文献共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运用CiteSpaceIII软件,Node Types(节点)选择Country(国家),阈值设置选择thresholding(1、0、0),即频次出现1次及其以上的国家;使用pathfinder(路径)算法,并通过对“Article Labeling”面板中“Threshold”“Font size”“Note Size”阀值的适当调整,得到56个节点,47条连线,网络密度为0.03051的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国家共现网络[8],如图2所示。图谱中每个节点代表一个国家,节点的大小与国家的发文量成正比,连线的粗细与国家间的合作密切相关。年轮代表国家发文的历史,年轮的颜色代表相应的发文时间,年轮的厚度与某一时间区内国家发表论文的数量成正例[9]。

从图2可知,美国节点最大,发表体育教育研究论文763篇;其次是英国,发文量为276篇;第三位是巴西,发文量为222篇;排名4~10位,依次为澳大利亚(220)、西班牙(122)、土耳其(95)、加拿大(84)、新西兰(64)、爱尔兰(60)和苏格兰(58)。从文献的中心性分析,英国排名第一,中心性为0.91;第二位是澳大利亚(0.68),第三位是新西兰(0.62),排名4~10位分别为苏格兰(0.49)、美国(0.33)、新加坡(0.31)、比利时(0.30)、中国台湾(0.28)、中国(0.26)和巴西(0.22)。这说明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苏格兰和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在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发展中影响力突出,并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发文量排名前10位国家和地区中,其中,欧洲4个,发表论文516篇,占总量的22.29%;北美洲2个,发表论文847篇,占总量的36.59%;大洋洲2个,发表论文284篇,占总量的12.27%;南美洲和亚洲各1个,发表论文为222篇、95篇,分别占总量的9.59%、4.10%。由此可见,体育教育研究多集中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尽管20世纪末国际上形成了美国、欧共体、日本三大体育产业市场,日本国家政府也相当重视体育教育,但日本在国际权威期刊上发表关于体育研究的文献主要集中于“健康科学”和“运动科学”两个学科领域,而发表在“体育教育研究”学科领域的文献仅有42篇,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相对较少。而我国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体育教育研究”学科领域的文献有32篇,排名15,但与发文量排名第一的美国相比相差甚远。这表面上看是科研论文产出的差异,其实质却是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发展不均衡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

科研合作是实现研究资源优势互补,促进知识交流和共享的重要方式,在互相提高知识产出和科研质量上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国大力提倡科研合作,尤其是国际间的科研合作。经研究发现,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科研合作主要以美国、英国和巴西为核心。美国与西班牙、日本和以色列等国家进行科研合作主要在体育活动、任务价值和融合教育等领域。英国与爱尔兰、新西兰和德国等国家主要在多元文化教育、教师服务体系和学科等领域进行合作。巴西与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等国家主要在体育教育、体育课程、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等领域相互合作。另外,澳大利亚与苏格兰和新西兰之间的合作主要在人才开发、成就目标、教师和学习任务等领域。加拿大与法国、中国和韩国等国家主要在心理学、青少年运动与教学等领域进行合作。通过国家间的科研合作,积极促进了学术交流的国际化发展趋势,大力推动了我国体育教育研究的发展进程。

3.3体育教育研究的主要学科分析

依据Web of Science TM数据库学科种类划分,并运用CiteSpaceIII分析软件,设置适当的阈值,对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进行学科聚类分析,得到21个节点,23条连线,网络密度为0.1095的体育教育研究学科共现网络,如图3所示。通过CiteSpaceIII软件对国际体育教育研究进行学科分布统计,共涵盖21个学科。教育与教育研究为本研究的精炼检索依据,因此频次和中心性均为最高,分别为2 315次、1.87。其余高频学科主要包括运动科学(1067)、社会科学类其他主题(553)、体育服务(300)、社会科学(239)和教育学(143)。除教育与教育研究外,中心性最高的学科是社会科学(0.54),其次是社会科学类其他主题(0.39)、公共学(0.38)、健康科学(0.2)和语言学(0.2)。这说明多学科多视角的综合研究是探究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理论和方法的基础[10]。

对高频次的学科进一步分析发现:在教育与教育研究领域突出的国家主要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西班牙等,运动科学主要集中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社会科学类其他主题领域突出的国家主要是英国、巴西和西班牙,体育服务领域突出的国家主要包括英国、澳大利亚、美国、丹麦和以色列等,社会科学领域突出的国家主要为巴西和乌拉圭,教育学领域突出的主要是巴西、菲律宾和土耳其等国家。中国主要集中在教育与教育研究和运动科学领域,不过中国体育服务业占比也在逐年增长。

3.4体育教育研究核心作者分析

某一学科领域中,作者发表文献数量的多寡与其著述能力存在一定关系,对作者发文情况分析可以把握学科研究活动的深度和广度,对科研活动的组织、管理、协调和引导都有积极的意义。通过对25年来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发文情况的分析发现,大部分作者主要来自欧美的高等院校。表1列出了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发文量排名前10位的作者。其中,美国6个、澳大利亚2个、英国和爱尔兰各1个。Kirk D[11]博士是英国拉夫堡大学教授,发表论文30篇,排在首位,主要在体育教育的价值、学校体育、体育课程、教学实践模型、教学反思、体育文化与体育教育的关系、体育工作者面临的挑战等领域。排名第二位的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Macdonald D[12]教授,发表论文25篇,主要研究领域为新自由主义思想对全球体育未来发展的影响、体育教育政策与实践、体育教师“经纪人”模式、伯恩斯坦的社会建构理论对体育课程知识的生产、选择和繁殖的辩证关系、体育教育对女性的歧视、高等体育教育的社会建构与课程变革。第三位是美国韦恩州立大学的McCaughtry N[13]教授,发表论文23篇,主要研究领域为教师的情感维度变化、体育教师和教练在性敏感教育中的角色、教学的知识与观念以及情感对学生的影响等。Kulinna PH[14]博士是美国印第安纳布卢明顿大学教授,发表论文22篇,排名第四位,主要在教师使用不同的教学风格对学生的影响、教师的教学行为与体育活动和健康之间的相互关系、不同年级与性别的体育活动模式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等领域。另外,美国的Chen A、Hastie PA、Ennis CD和 Xiang P教授,爱尔兰的MacPhail A和澳大利亚的Tinning R等学者在体育课程改革、体育动机、学校体育教育、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体育文化、体育信仰、体育教学的危机、健康与体育教育之间的关系、批判与反思教育学的问题等领域进行深入研究。

科学家之间的合作是提高科研成果产出的有效方式,高产出率与合作的高水平呈正相关。分析得知: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学术队伍主要形成了七个大的合作团队。其中,最大的合作团队,以McCaughtry N为核心,包括Kulinna PH、Chen A、Ennis CD和Li WD等学者,该团队主要在高中生、运动动机、体育概念、自我决定理论、体育信念、身体活动和教学模型等领域进行研究。第二大合作团队由Kirk D、Hastie PA、Casey A、Haerens L、Goodyear VA和Cardon G等组成,主要研究领域为运动动机、自我决定理论、专业发展、训练、儿童、体育教学模型等领域。第三团队主要以Macdonald D、Quennerstedt M、Armour K、Armour K和Penney D等组成,主要研究领域为身体、体育教育学、儿童肥胖、锻炼、运动动机、体育运动和教学模型等领域进行研究。另外,以MacPhail A、Atencio M、Ward P和Solmon MA等为核心的几个突出团队主要在体育教育专业发展、初级教育、健身与健康的关系、健康和幸福、体育课程和体育政策等领域进行深入分析,积极推动了国际体育教育的发展。

纵观上述核心作者合作领域和研究的方向发现:教育学、社会学心理学、运动训练学和其他学科与体育教育研究相互交叉、融合从多元的角度对体育教育和学科的发展进行探索与研究。

3.5体育教育研究前沿分析

研究前沿的概念最早于1965年由文献计量学家普赖斯提出[15]后被用于描述研究领域的动态本质,并认为研究前沿是正在兴起的理论趋势和新主题的涌现[16]。关键词是科学文献的核心与精髓,是对具体知识领域中研究主题的高度概括和凝练。对关键词进行分析可以揭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内在知识结构和研究的热点主题[17]。运用CiteSpaceIII软件,设置适当的阈值,绘制1991-2015年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核心关键词共现图谱,如图4所示。同时,选择Export|Network Summary Table命令,统计出排名前10位核心关键词,如表2所示。

表2列出了国际体育教育研究领域排在前10位的高频和高中心性关键词。其中,本研究的主题词体育教育的频次最高,为947次;其次是运动,频次为290次;第三位是儿童,为231次;第四位是学生(210);第五位是课程(197)。中心性最高的关键词是儿童(0.92),其次是体育教育(0.87),第三位是感知(0.71),排名第四位是完成(0.59)。这说明儿童和学生的体育教育、课程设置、运动、任务的完成情况、感知体育、教育计划、体育技能和体育信念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热点主题。

通过对图4核心关键词的梳理,根据主干网络关键词的连接,并结合阅读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文献,我们将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热点和学术前沿划分为4个知识群。

知识群1 以体育教育为核心,与教师、完成、社会化、技能、认知、行为和没有经验的老师等关键词相互连接形成了关系紧密的子网络。表明国际体育教育对教师的研究一直是重点研究对象,体育技能、认知体育和体育行为也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主题内容,体育教育的社会化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重要发展趋势。

知识群2 以运动关键词为核心,与它相连的关键词是计划、知识、性别、青少年时期和艺术。说明体育运动计划的制定和实施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重点内容,是完成体育教育任务、达到体育教育目标的关键因素。不同性别和青少年时期的体育运动也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重点,主要探究其生长发育过程中运动项目的选择、运动强度和运动量的合理安排。另外,体育运动知识的传播和体育的艺术效应是国际体育教育关注的另一热点主题。

知识群3中的核心关键词主要包括儿童、身体活动、学生、计划和完成。说明儿童和学生的身体活动,是国际体育教育关注的重点研究领域。体育教育计划的实施是儿童和学生身体活动顺利完成的重要保障。

知识群4中的高频关键词感知、课程、学校、信念、成功、青少年和经历等关键词相互连接形成关系紧密的子网络。说明体育课程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重点领域。体育课程是以身体练习为主要手段,通过合理的体育教育和科学的体育锻炼,增强体质、增进健康、提高体育素养、促进学生适应社会和培养学生完整个性的有效途径。另外,青少年的体育信念、体育经历、体育成就、感知体育和学校体育也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重点领域。

4结论

本研究运用文献计量学理论和科学知识图谱知识,对1991-2015年国际体育教育的科学研究动态进行深入探析,探究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呈多项式函数增长趋势,科研成果主要来自于56个国家和地区,在研究发展进程中受到了学者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并对以“Physical education”为主题词的相关文献的发展动态、科研分布、研究的热点与前沿演变情况进行统计与可视化分析,得出如下结论:

4.1国际体育教育研究的科研成果产出量,在分布上呈现出极不平衡的现状,其中主要集中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美国在体育教育研究领域科研实力雄厚,占据了主导地位;另外,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苏格兰等国家和地区在国际体育教育研究发展中影响力比较突出,并起着重要的连接作用。在国际科研合作领域,主要形成了以美国、英国和巴西为核心的国际合作团队,在体育教育的多个领域进行合作,积极促进了学术交流的国际化发展趋势,大力推动了体育教育研究的快速发展。我国在国际体育教育研究领域发文量虽排在第15位,但与世界领先水平还存在差距。

4.2本研究有关体育教育的2 315篇文献,共涵盖21个学科,其中,教育与教育研究、运动科学、社会科学、社会科学类其他主题、公共学、健康科学与服务、教育学和体育服务产业是国际体育教育研究领域关注的热门学科。

4.3英国拉夫堡大学Kirk D教授、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Macdonald D教授、美国韦恩州立大学的McCaughtry N教授和美国印第安纳布卢明顿大学Kulinna PH教授在国际体育教育研究领域学术影响力突出,成为了国际体育教育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在学术研究团队的合作中,主要形成了以McCaughtry N、Kirk D、Macdonald D、MacPhail A和Atencio M等为核心的七个大的合作团队在教育学、社会学、心理学、运动训练学和其他学科与体育教育研究相互交叉、融合从多元的角度对体育教育和学科的发展进行探索与研究。

4.4儿童和青少年的体育教育、教学计划、课程设置、体育技能、教师、体育知识的传播和体育的艺术效应、体育素养、体育信念、体育成就、感知体育和学校体育教育是国际体育研究与发展进程中研究的热点主题。同时,体育教育学、青少年体育观、感知体育、健康和体育教育的社会化将会成为国际体育教育研究新的趋势。
[版权归原杂志和作者所有,第—论文网lw54.com摘录自《山东体育学院学报》,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仅供学习参考 ]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Sports/20170616/7062583.html   

近25年国际体育教育动态演变研究的可视化分析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