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积累的意义和价值分析的论文

写作积累是一个复杂而系统的有机工程,它关涉“意”、“言”、“材”、“构”、“技”等多个方面,但总体来说当以“意”、“言”为主。“意”是文的灵魂、核心,是一篇文章其他各个因素所共同指向的焦点,同时又是真正意义上写作的起点:有“意”才有写作冲动,“意”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写作积累是一个复杂而系统的有机工程,它关涉“意”、“言”、“材”、“构”、“技”等多个方面,但总体来说当以“意”、“言”为主。“意”是文的灵魂、核心,是一篇文章其他各个因素所共同指向的焦点,同时又是真正意义上写作的起点:有“意”才有写作冲动,“意”好文才能更好。“意”外化于“言”,主要借助“言”来表现,“言”承载着“意”。“言”和“意”犹如人之躯体与精神相存相依,水乳交融,共同构成文之表里两个层面。写作积累就要以“意”、“言”为主,通过“意”、“言”的积累带动和融合“材”、“构”、“技”等的积累,从而实现系统、有机、高效的积累。

  一、“意”的积累

  “意”的积累就是广泛、大量地累积写作的“意点”。

  什么是“意点”?从“意”的性质和作用来看有“情点”、“理点”两类。“情点”就是富含情感、情味、情致的句段,“理点”就是富含哲理、富有思想意义的句段。这样的内容经过感受、体味或深思、领悟就会浓缩为以情、理为核心的精神能量在个体中形成丰厚积淀,这种精神能量在特定情景下,由于机缘的作用被外物瞬间激活,进而产生巨大的写作冲动。这些深藏的写作积淀正是写作中所要表达的“意”。

  从“意”的存在形式来看有“原意点”、“材意点”两类。“原意点”就是直接以简明的语言来表达特定“意”(情、理)的句段。“材意点”就是以人、事、物、景、文、段等来间接表达“意”的文字,这样的文字根据“意”所存在的凭附,有“人意(整体、言、形、貌等)点”、“事意点”、“物意点”、“景意点”、“文意点”、“段意点”等。

  这样,就有如下几种不同的“意点”:原意—情点、理点;材意—(人)情点、理点,材意—(事)情点、理点,材意—(物)情点、理点,材意—(景)情点、理点,材意—(文)情点、理点,材意—(段)情点、理点等。试举例如下。

  原意—情点

  好,不再说了吧,要落泪了。真想念北平啊!(老舍《想北平》)【析】思乡之情。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析】蔑视封建权贵,决不妥协的抗争。

  原意—理点

  思想形成人的伟大。(【法】帕斯卡尔《人是能思想的苇草》)【析】应用话题:思想。

  勇怯,势也;强弱,形也。(司马迁《报任安书》)【析】应用话题:勇与怯、形势境遇、察人。

  材意—(人)情点、理点

  这里,“人”的背后还是“事”,是与之关系密切的一件或几件事,“人”所代表的“意”就在“事”中。比如:

  季羡林:为人要朴素、真诚和淡泊名利,对他人、对社会满怀爱与责任。

  刘国江:上世纪50年代,为躲避世人流言,20岁的重庆农家青年刘国江携手大他10岁的“俏寡妇”徐朝清来到深山老林,为了爱人的出行安全,他用一生的时光在悬崖峭壁上凿出6000多级通向外界的石梯,这被称为“爱情天梯”。刘国江就成了最朴真的爱的符号。

  材意—(事)情点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归有光《项脊轩志》)

  【析】作者补叙的这几件事和几个表时间的词合一起,给人今昔沧桑之感,平实的语言流露出几多感慨与漫长不尽的思念。

  材意—(事)理点

  “杨振宁易志成功”:青年时期的杨振宁立志成为一名实验物理学家,然而他的实验常常发生爆炸,以至于当时实验室里流传着这样一句笑话:哪里有爆炸,哪里就有杨振宁。于是,他听取美国氢弹之父泰勒博士的建议改做理论物理研究,最终于1957年10月与李政道联手摘取了该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

  【析】应用话题:立志、认识自我、执着与变通、旷达、机遇与成功等。

  “材意—(事)点”有两种形式:标题式(以标题的形式呈现,本身就代表叙述之事)、叙事式(以故事的形式呈现),标题式内容高度概括,便于高效积累记忆。

  材意—(物)情点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归有光《项脊轩志》)

  【析】作者用“亭亭如盖”状妻死之年所手植的枇杷树以托物抒怀,表达了对亡妻悠悠不尽的相思以及怀念之情,凄婉惆怅、悲不可禁。

  材意—(物)理点

  苏轼的《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析】诗人在诗中借琴和指头两相配合才能演奏出美妙的乐声这一现象,揭示了一个深刻的哲理:天下事物的完成都有赖于主、客观的紧密配合。应用话题:主观与客观、合作与成功等。

  材意—(景)情点

  “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归有光《项脊轩志》)

  【析】生活于幽静、诗意庭院中的恬淡、喜悦和自足。

  “马蹄声,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洒落在沉默的街上如白色的小花朵。我立住。一乘古旧的黑色马车,空无乘人,纡徐地从我身侧走过。疑惑是载着黄昏,沿途散下它阴暗的影子,遂又自近至远地消失了。”(何其芳《黄昏》)

  【析】充满寂寞伤感,弥漫着浓郁的哀愁。

  材意—(景)理点

  王湾《次北固山下》中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与刘禹锡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异曲同工,蕴含消亡的同时又会有新生,新事物就孕育于旧事物解体之时的哲理。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苏轼《赤壁赋》)

  【析】应用话题:看问题的角度(全面与片面、变与不变);短暂与永恒;视角与心态;选择乐观。

  材意—(文)情点

  欧阳修《秋声赋》一文的“情”:对宦海浮沉、人生苦短深沉的感慨。

  余光中《假如我有九条命》一文的“情”:对人世社会生活繁复纷纭的感叹、无奈中的执着与执着中的无奈。

  材意—(文)理点

  赫尔曼·黑塞的随笔《获得教养的途径》一文的“理”:读书是获得教养的主要途径,人们应该用心研读经典作品,在书籍中发现世界,认识社会,完善自我修养。

  欧·亨利的《最后的常春藤叶》蕴含这样的“理”:要学会“自以为灯,自以为靠”,拥有一颗乐观坚韧的心灵。

  材意—(段)理点

  是指包涵“意”(情、理)的几个文段。比如张洁《我的四季》中9、10两个段落之“理”:生命的意义在结果,也在过程。只要认真地生活,无愧地付出,这本身就是收获。应用话题:生命的意义;过程与结果;路上的风景;无愧的过程。

  二、“言”的积累

  “言点”是语言点的简称,有“词点”、“句点”两种。前者是指丰富、典型而富有表现力的词汇、短语或含有丰富、典型而富有表现力的词汇、短语的一个或几个句子,后者指典型、富有表现力的一个或几个句子。加强对“言点”的积累和训练,有助于达到熟练运用语言的目的。

  (一)“词点”的积累

  词汇积累是语言积累的核心。只有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词汇,才能准确逼真地再现事物的不同侧面和角度,再现事物间的细微差别。词汇积累以修饰形容类的词和短语为主(动词性、形容词性居多),多在句中积累。在特定语言环境中,从意义、声音角度来考察,这些词语要在表意确切、声音和谐的基础上含义深刻、意境高远。从意义角度看,要准确妥帖,呼应和谐,在感情、语体、形象上色彩分明;从声音角度看,要音节整齐匀称,声调平仄相调,韵脚和谐自然以及叠音与双声叠韵的运用恰当等。

  比如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中一段写景的文字“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中就有一组极富表现力的动词、形容词和副词:“剥蚀”、“淡褪”、“坍圮”、“散落”、“浮夸”、“炫耀”、“苍幽”、“茂盛”、“自在坦荡”,还有几个表达景物的名词:“琉璃”、“朱红”、“高墙”、“玉砌雕栏”、“老柏树”、“野草荒藤”等,而且景物富有禅意。

  积累要注重从不同角度、层面加以类化梳理。比如修饰形容人、物、景、事的词语。从“人”的角度有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之分,还可以从体貌、动作、性情、观念等角度分类。“景”可以从时间角度分四季之景、三晌之景、黑夜白昼之景等,从描写对象上有城市、乡村、海洋、大漠、天空等不同的景色。

  (二)“句点”的积累

  句子是最常用的语言单位。不同的句子、不同的句组接有其不同的特征和表达擅长。“一样话,百样说”,熟练精当地运用就能形成最佳的表达效果。“句点”就是指典型、富有表现力的一个或一组句子。句点的积累主要关注三类:“构点”、“辞点”和“体点”。

  1.“构点”

  “构点”包括逻辑构、格式构、顺序构三种。

  (1)逻辑构是指按照某种逻辑关系组接起来的一个复句、语段或几个段落。在逻辑上这样的几种语言单位是相通的,可以互用。

  举个简单的例子。罗素《我为什么而活》中有一个段落:“我寻求爱情,首先因为爱情给我带来狂喜,它如此强烈以致我经常愿意为了几小时的欢愉而牺牲生命中的其他一切。我寻求爱情,其次是因为爱情解除孤寂——那是一颗震颤的心,在世界的边缘,俯瞰那冰冷死寂、深不可测的深渊。我寻求爱情,最后是因为在爱情的结合中,我看到圣徒和诗人们所想象的天堂景象的神秘缩影。这就是我所寻求的,虽然它对人生来说似乎过于美好,然而最终我还是得到了它。”这是一个并列结构的语段,可以缩成同一结构的复句:“我寻求爱情,首先因为爱情给我带来狂喜,其次是因为爱情解除孤寂,最后是因为在爱情的结合中,我看到圣徒和诗人们所想象的天堂景象的神秘缩影。”还可以扩写成一组同一结构的段落,从而构成一篇文章的主体部分。

  (2)格式构是指由某种特定格式形成的复句、一个语段或几个段落、一篇文章,也包括一些典型、富有表现力的长句与短句、整句与散句等。格式构的积累强调从格式、结构的角度去写作一组句子的能力。

  比如,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就是一个“不必说……也不必说……单是……”的格式,可以用来仿习。

  再比如苏洵《六国论》中有一个段落:“齐人未尝赂秦,终继五国迁灭,何哉?与嬴而不助五国也。五国既丧,齐亦不免矣。燕赵之君……或未易量。”这段议论采用了“设问+观点+分析论证”的结构格式,可以仿习。这对于一组句子或段落的写作意义非凡。

  “读好文章犹如口含橄榄,越品越觉得滋味无穷。《我这一辈子》就是这样的一颗橄榄果。”(赵克明《耐人咀嚼的〈我这一辈子〉》可以仿照这个句子写作读后感的首段。)

  议论文的写作可以采用“点—析—联—结”的结构格式行文。

  还要注意典型长句与短句、整句与散句的学习和仿写。这几种句子各有其形式和表达上的特点,根据需要恰当运用就可以最大发挥句式在表情达意上的作用,有效增添文采,

  增强语言的表现力。平时加强对这类句子的积累可以有效提升语言表达能力和水平。

  (3)顺序构是指运用一种表达方式时采用特定表达顺序的典型句段。比如说明事物时以时间、空间或逻辑顺序展开的典型语段等。

  这里对“构点”的积累实际上已由“言”的层面上升到文的整体结构层面,“构”是文的骨架,“言”是文是皮肉,“言”与“构”是不可分割的。

  2.“辞点”

  “辞点”是指运用辞格的典型句段。古人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好的内容如果没有优美的形式来表达,也不容易流传开来。积累“辞点”注重典型、常用,广积、多积辞格兼用、套用的例子以高效积累。比如朱自清《荷塘月色》中运用通感的经典名句“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十分真切生动地传达出了一种出神的感受。又如:人的美德犹如名贵的香料,在烈火焚烧中散发出最浓郁的芳香。(培根《论厄运》)比喻说理,生动形象,语言优美而富诗意。

  3.“体点”

  “体点”是指典型、富有表现力的语体句段,有叙述点、描写点、议论点、说明点、抒情点等几种。“体点”的积累强调其语言特点和手法(因为一种写法代表一类写法),也要注重典型、类化。比如叙述有概括叙述、具体叙述。描写有人物描写、景物描写、场面描写。人物、景物描写有多种,对人物外貌可以直接描写,也可以借他人眼光侧面描写。场面也有多样,有白描、细描等等。

  叙述点(概括叙述):我看到了一个少女,产生了一些惊心动魄的想象。我在这里死去活来,她在那厢一无所知。后来,她循着自己的轨迹消失了,我为自己增添了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王朔《王朔文集》)

  描写点(心理):他回拉萨那天,广州暴雨。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思念突如天边翻滚的乌云,一团浓似一团地汹涌而来。(艾小羊《为了相爱的告别》)

  【析】既是写景又是抒情,运用比喻,化情为云,化抽象为形象,以景渲染,烘托相离之人突然爆发的浓郁的相思之情。

  另外,对“言点”的积累还要关注其他各种类型句,特别是主谓句里的连谓句、兼语句、存现句、“把”字句、“被”字句和四种类型的疑问句、各种变式句的典型选择和表达训练。

  几点强调:

  第一,提倡从原生态的生活中去积累“意点”。现实生活中存在大量最朴真、好用、充满意味的写作素材,要指导学生善于观察、发现,真正让生活成为写作的源头活水。

  第二,“意点”、“言点”的选择积累尽可能做到多类型“点”的交叉融合以便多重借鉴,以一当十,高效积累。比如,“材意—(文)点”: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其中之“情”:①对不公的生命的不解和愤然;②感受到“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之后内心的苦痛;③对母亲十分理解、尊重儿子,处处小心翼翼维护儿子的尊严而自己加倍痛苦的感激;④为自己当初不理解母亲、给她加倍悲苦的愧疚;⑤当自己走出一条路来、理解了母亲而母亲已经不在时的沉郁、哀怨和无限的怅惘;⑥想到死对母亲是一种解脱之后的一丝安慰……其中之“理”:①思考、摆渡苦难;②苦难是最严厉的良师;③苦难是生命的试金石;④生命当历经磨难摧残而愈加顽强;⑤任何卑微的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命的喜悦;⑥灵魂只能独自飞翔;⑦“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再比如黄药眠的《祖国山川颂》中的一个段落:“夏天的清晨,薄雾飘荡的乡村,姑娘赤着脚,踩着草上晶莹的露珠,走到银色的小溪边,轻轻地汲满了一桶水。云雀在天空歌唱,霞光照着姑娘鲜红的双颊……”这是一个描写语段(描写点),运用了“时间+处所+人物动作+景物”的结构(构点)、拟人的辞格(辞点),是一个典型的场面描写且描写人物用了一组连谓句描写一连串的动作(技法),其中还有“薄雾飘荡”、“晶莹的露珠”、“银色的小溪”、“汲满”、“云雀”、“霞光”等一组充满诗意的词语(词点)。

  第三,对“意”、“言”的积累应用要遵循“‘意’、‘言’→积累内化→应用外化”的规律。这里,“内化”是整个环节的枢纽,只有经过“内化”,外在的“意”、“言”才能转化为内在的精神层面的“情”、“理”和实实在在的语言能力。“内化”的主要方法就是借助体验、思考对所积之“意”、“言”进行深加工。对“意点”要善于整体理解、找关键词义,用发散思维、聚合思维、逆向思维、辩证思维等多种思维方法作开放灵活、多角度、多层面的应用话题思考,然后用语言加以固化,再做好以“意”为联系点的典型素材链接,不断作动态类化梳理。动用感性与理性的力量感受、剖析“言”的内涵与特点,背诵以运用潜意识的力量吸收语言精华。还要用有意识的定向应用的方法促进“意”、“言”更加有效的吸收与自然灵活的应用。比如,运用原意—理点“勇怯,势也;强弱,形也”仿习某个“构点”写一段议论性的文字。一般来说,对“原意点”宜作熟练诵记;对“材意点”宜作深入体味、领悟,以深得其中奥妙,炼就一双慧眼;典型的故事可以用“一句话素材”的形式记忆。特别是对于“言点”中的“构点”宜作“读→析→背→仿”积累运用的“四步”转化。“辞点”与“体点”宜在熟读玩味、深得其妙的基础上熟练诵记以自然习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20190703/8179801.html   

写作积累的意义和价值分析的论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