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学知识与小说艺术的交汇

宗教学知识与小说艺术的交汇 摘 要:丹·布朗是当今最为著名的畅销书作家之一,他的《失落的秘符》不仅是一部情节构思巧妙的小说,具有非凡的艺术价值,更是一部融合了宗教学、人类学、科学知识的文化读本。同时,这本书给予了读者许多深刻的启示:宗教与科学原本不是决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宗教学知识与小说艺术的交汇   摘 要:丹·布朗是当今最为著名的畅销书作家之一,他的《失落的秘符》不仅是一部情节构思巧妙的小说,具有非凡的艺术价值,更是一部融合了宗教学、人类学、科学知识的文化读本。同时,这本书给予了读者许多深刻的启示:宗教与科学原本不是决绝的对立双方,人类对于永恒与死亡的思考从未停止过。丹·布朗的艺术实践,对西方文化资源的挖掘及其获得的成功,可以为中国的文化创作提供借鉴。
  关键词:丹·布朗;《失落的秘符》;宗教;科学;艺术
  美国作家丹·布朗是世界上最居有影响力的畅销书作家之一。他的《数字城堡》、《天使与魔鬼》、《骗局》、《达·芬奇密码》等,都是广为人知的作品,尤其是《达·芬奇密码》,被改编成电影,获得空前成功,成为2003年最为火热的文化现象。
  《纽约每日新闻报》这样评论丹·布朗的小说:“惊悚小说家丹·布朗将悬疑与动作完美结合,交织了航太业、军方与华府民代等恶势力。资料上下的功夫没话说,而故事中出现的惊人仪器全是经过证实的硬体。”由这段评论可见,丹布朗小说艺术中交织着各种知识,涉及物理学心理学、人类学、艺术……但是,作为丹·布朗作品中最具魅力的人物,也是系列小说主人公的罗伯特·兰登,其职业是哈佛大学宗教符号学教授。无疑,宗教学知识在这些作品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可以相信,丹·布朗的最大魅力,正是来源于这些吸引着世俗民众的神秘的宗教元素。在其早期的《天使与魔鬼》中,这一点就体现得非常明显了。梵蒂冈、红衣大主教、“光照派”、隐修会等等,无不散发着引发读者兴趣的神秘气息。后来的《失落的秘符》也是如此。
  《失落的秘符》出版于2011年9月。继承着《达·芬奇密码》的荣光,这部小说一上市就尽显锋芒,第一周即售两百多万册的销售奇迹“成为被经济危机的乌云笼罩的美国书市的最大亮点”。
  可以说,《失落的秘符》是宗教学知识与小说艺术完美结合的一个典范。
  小说从一个诡异的场景开始:国会大厦,这座华盛顿最高的建筑里被放置了一只恐怖的断手--“三根指头握成拳状,伸直大拇指与食指直指天穹”,而这只断手属于小说主人公--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兰登的导师彼得·所罗门。神秘男子迈拉克(意为“天使”)绑架了彼得,以此胁迫兰登解开由共济会保护的“共济会金字塔”中的古代奥义。为了解救自己的导师,兰登和彼得的妹妹凯瑟琳一起经历了一段充满追杀凶险的解密之旅,惊魂之中不乏亲人、朋友间的脉脉温情。二人利用科学、宗教和历史的知识一步一步拂去了过往的尘灰,使被遮蔽了几千年的真相得以重见天日。小说最后的结果使所有的人瞠目结舌,而这一切仅仅是发生在短短的两个清晨之间……
  可以说,《失落的秘符》乃是一部极具“压迫力”的小说--从头到尾“压迫”读者的呼吸、心跳、神经乃至信仰!阴暗的密室,神秘的仪式,骷髅头状的酒杯,血液似的红酒,还有那句警言“鸿蒙之初,怎么死一直是个秘密”,仅是开头足以吊起从未读过丹·布朗的人的胃口。但远远不止这些。奇崛的情节此起彼伏,悬念的设置环环相扣、连绵不绝。读者不得不一再地凝神静气,屏住呼吸,就连嘴部的肌肉也因为频繁的吃惊而感到酸痛了。
  如此充满惊险与刺激故事既不是发生在诡谲的欧洲古堡,不是去埃及解谜图坦卡门的黄金面具,亦不是深入中美洲丛林去破译玛雅人2012的预言,而是在全世界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的首都--华盛顿悄然展开。在人们的心里,美国是个充斥消费文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神秘文化的沙漠,传统风俗的地狱,一切都是被倒进消费的熔炉。这儿不可像希腊、西班牙那样发生浪漫的冒险故事(这大约是源于欧洲人对历史仅为两百多年的美国的看法)。但是,丹·布朗的小说却向人们展示到隐藏在华盛顿白色建筑背后的种种神秘,不亚于梵蒂冈大教堂或者阿兹特克的金字塔。而共济会就是体现这种神秘文化的代表。共济会在西方世界广有神秘之名,虽源于欧洲,却是在美国成员最多。美国历史上的诸多开国元勋与总统如华盛顿、富兰克林、杰斐逊等等都是共济会的会员。可见,包含着那些永恒主题的现代表现,正是这部小说的一大看点--代表现代资本主义文明高峰的美国,其实到处都是宗教的影子;代表人类自由精神的美国开国之父,也是虔诚的宗教徒;方尖碑下,暗藏着欧洲文化的神秘与古老。利用美国的背景,本身就是一种独具匠心的新颖构思。可见,这部小说不仅仅是娱乐大众的休闲读物,更是包含作者宗教学、哲学思考的文化著作。
  小说的结尾部分揭示了那个被共济会守护了千年之久的古代奥义,即人就是神,神亦是人,人具有神性,人可以化身为神。不论是耶稣还是释迦摩尼,他们都曾是人类,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人。不仅如此,每个普通人都有成为神的可能性,“你自己就是神!”千百年来,人类从来停止过对神性的追求。独立与自由的象征--华盛顿不仅是共济会的忠实信徒,他的铜雕还被塑造成一个神的形象:他超凡入圣,化身为神。
  更让人震撼的是,不仅伊萨克·牛顿、笛卡尔、帕斯卡、斯宾诺莎等人都是共济会会员,弗朗西斯·培根更是以“玫瑰十字基督徒”的名字创建了玫瑰十字会!这些人类史上的巨人,理性主义的标杆,科学精神的化身,却有虔诚的上帝信仰,无比敬畏着“真一神”。而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他们被想象成反宗教反神明的斗士,这在中国尤是如此。最好的例证就是中小学生在作文中常常这样认为:牛顿将宇宙第一动力归结于上帝的推动,这是牛顿人格的污点,智慧的退化,因年老糊涂而做出的愚蠢行为。而《失落的秘符》告诉我们,牛顿首先是个有神论者,相信上帝,他研究科学的目的是追求神性,使人往神的高度提升。
  可以说,《失落的秘符》所揭示的,是人类文化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主题--对永恒的追求,对人类意义的思考。这是从远古猿人始有思维能力以来一直所追执的难题,也是永不放弃的向往。不论是宗教还是科学,都是追寻这个终极目标的一种手段。
  如果说《达·芬奇密码》是为久远的女神文明翻盘,那么《失落的秘符》就是在试图超越一切文明与宗教,直指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各大文明之间虽呈现多种面目,但是追求的终极目标是一致的,财富是全体人类的财富,智慧是整个物种的智慧。没有优劣,没有高下,没有绝然的野蛮开化之别、原始文明之分,只是智慧的形式不同罢了。小说多次将耶稣、穆罕默德、佛陀、因陀罗、老子等具有文化代表性的名字并列在一起,显示了对世界各大文明的敬畏与向往。作者阔达的心胸,给人以振奋温馨之感。
  小说开始之前就已注明:“本书涉及的仪式、科学、艺术作品和历史遗址都是真实的”,所以读者不必担心以上的惊世骇俗之论是作者天马行空的胡编乱造,而只管借此机会学习新知、扩展眼界即可。一个知名学者也曾经告诉我,丹·布朗小说依据的内容其实都是西方人类学最新的研究成果,小说的作者走在学术的最前端!《失落的秘符》所用的是魅力奇妙的文学语言,却和《黑色雅典娜》、《活着的女神》、《作为哲学家的原始人》等学术著作一样探讨着人类“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的严肃问题。
  从《失落的秘符》中,可以得到四点启发。
  第一,宗教与科学,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是人类处理自我与宇宙关系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虽然看似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它们却指向同一个目标。进而可以这样认为,不同文化体系之间,有着千差万别,但是在追求永恒的存在上,却存在着一致性。同时,这种追求永无止境,无边无际。
  第二,对于科学的反思。现代以来,科学技术不断发达,人类关于宇宙的认识不断扩大加深。但是,科学的壮大导致对科学的盲目崇拜。“现代性的风险在多大程度上来自科学的发展呢?亡羊补牢的现实,表明了科学权威虚假的一面。我们虽然已经成功地登上了外星空间,但是关于自身社会明天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还几乎是一无所知的”。 启蒙运动以来的科学发展,使得人们忘记了科学根本的目的,而将之夸张到无比的境地,以至于失去理性精神真正面目。
  第三,关于人类永恒主题的思考。小说中的宗教元素大多暗含着对这一主题的体现。这本书的开卷语就是:“鸿蒙之初,怎么死一直是个秘密”,就足以吸引读者的眼球。如何死,作为人类最重要的一大主题,至今也难以破解。人们对于死亡奥秘的思索也正是宗教产生的源头之一。所以,小说把对死亡的思考纳入其中,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共鸣,也暗含着小说的整个主题。其他种种,诸如对生命的思考,对人类本质的思考等等,不胜枚举,都显示出小说深厚的内涵。
  第四点,人类社会其实是个不断造神、追求神性与永恒的过程,不论是在两千年前还是在当前。人类本身就是“神”。而这种造神所依赖的叙事,就是神话,对于当代社会是极富于启发的。在戴维·利明和埃德温·贝尔德的《神话学》中,译者金泽在前言里这样描述“神话”这一看似古旧不堪的词时说:“神话是‘原始’未化之人的蒙昧之作吗?回答是否定的。君不见当代人对神话的执迷?君不见历史上‘第三帝国’的神话曾驱使千万‘高尚的’日耳曼人变成发狂的野兽横扫欧洲大陆?君不见‘***’的神话曾令亿万‘勤劳智慧’的中国人作出种种‘砸锅化铁’的牺牲壮举?君不见当今的美国神话正像西壬海女们的歌声一样令人神魂颠倒,使第三世界乃至发达国家的精英们趋之若鹜,前去重温淘金的旧梦?”这段话完全可以理解为神话与宗教在当代人类不断从事着对自我神性提升的一种概括。
  丹·布朗的《失落的秘符》告诉世人,艺术与知识,科学与宗教,都是人类精神与本质的表现。当代人忘记了这些事物的渊源,而将它们相对对立,成为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个体,而作为人类始祖的原始人,则没有犯下后代人的错误。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列斐伏尔曾指出“原始人意识到的世界统一性的程度要比现代社会里被各种分门别类的学科壁垒所遮蔽的人所认识的更高,:‘对于未被掌握的领域,现代人要比原始人更感兴趣也更害怕。我们的能力是单薄的,我们的意识还受着威胁。看来应当不惜代价用一切方法掌握尚未认识的领域,并占为己有’。” 所以,《失落的秘符》借着西方“新时代运动”的思想大潮,具有反思现代文明的内涵。因此,它自然会引发读者对原始文化的思考。
  笔者认为,《失落的秘符》以及丹·布朗其他几部小说,既是构思精巧的艺术作品,也是充满真知的科学手册,更是内涵丰富的宗教学读本。作者将相悖的东西巧妙地相融--小说是虚构的文体,但这里却来揭示历史的真相;学术是严肃的智慧,却被化入妙趣横生的故事之中,这种完美地结合了学术与艺术的方式,可以借用中国文化概念中的“化境”一词来赞赏。其成功的模式,将会为后来人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叶舒宪:《现代性危机与文化寻根》,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9年2月第1版,第27页
  [2]转引自叶舒宪:《探索非理性世界》,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5月第1版,第6页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lw54.com/20190123/8104781.html   

宗教学知识与小说艺术的交汇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