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斯坦福大学励志演讲稿:相信未来是你的(3)

问:马云,你刚才自己已经提到了,所以我希望你诚实的回答你自己的那个问题:你准备收购雅虎么? 答:好问题。是的。我们非常感兴趣。我们对雅虎很感兴趣,是因为阿里巴巴集团是雅虎的重要资产,而雅虎的资产对阿里
论文写作指导请加QQ 303745568

  问:马云,你刚才自己已经提到了,所以我希望你诚实的回答你自己的那个问题:你准备收购雅虎么?

  答:好问题。是的。我们非常感兴趣。我们对雅虎很感兴趣,是因为阿里巴巴集团是雅虎的重要资产,而雅虎的资产对阿里巴巴、对互联网用户及整个行业也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感兴趣。所有的潜在投资者也与我们沟通过。他们可能还会跟我们有更进一步的沟通。

  问:关于想要收购他们,你有没有跟雅虎初步沟通过?

  答:目前,我只能跟你说,我们对此很感兴趣。

  问:今天早上陈一舟说,任何关于VIE的问题,都可以去问马云。中国政府已经通过了国家安全审查制度,你怎么看这一制度的影响?你觉得这个制度会严重影响中国公司获得境外融资么?

  答:有很多人在讨论VIE。我很迷惑。我花了很多时间学习什么是VIE,也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首先,VIE是个伟大的创新。我相信在10年前,这是个伟大的创新。它帮助中国的互联网及其他高科技行业的发展。阿里巴巴也由此获益不少。我不认为政府会禁止VIE,也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如此担心。但是,在某些敏感的领域或者行业,比如说金融行业,政府会比较小心这种模式,对此我非常理解和赞同。不管在哪个国家,如果外资控股的公司想要获得银行牌照,都会被反对,在中国也如此。关于VIE模式,我没听说哪个政府说要取缔它,所以为什么要担心呢?前几天我读了一篇关于“Shao Kong Chuen”的文章,他们的变化非常棒,我开始了解VIE真的是合法的、透明的。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在10年之后,如果在某些敏感的行业,VIE让你觉得不舒服,请你加入我们,一起讨论。有人说你们的支付宝有问题,我坦诚的讲,因为这个,我们把VIE放到桌面上来讲。当人民银行问支付宝是否有国外投资者,我必须说真话。这个你同意吧?因为我们发展的越来越大,所以需要做的工作非常多。就好像今天,如果我说我想买Paypal,你觉得美国政府会毫无反应么?他们一定会有所举动!就算是收购雅虎,他们也会!所以,我们必须公平的去说这个问题。这不是个什么大的问题。这就是一种姿态。摆在桌子上来说、来讨论它,我不认为政府会禁止它。

  问:如果让你回头重来,你还会这么做么?

  答:我们经历了很困难的一段时间。今天,当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我反而觉得不太对劲。在美国,你们称之为偏执狂,我的确是的。在中国雅虎上,我们的确犯了很多的错误。但如果回到过去,我们还会买下中国雅虎么?是的,我们还会买!但我们还会以这种方式么?不,我们不会了。我们会用更聪明的方法。我没有任何的并购经验,尤其是并购互联网公司。所以如果你问我,对雅虎是否感兴趣,是的,我当然感兴趣。我们可能是极少数几家真正懂得雅虎美国的公司之一。 人们说,中国雅虎那么糟糕,你怎么还好意思说你很懂美国雅虎?我要说我们四年前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如果不那么做,我们今天可能就死了。所以我们愿意跟大家分享,我们是如何节约了开支,如何解雇一些人,那时候我们必须早一点解雇一部分人,留下一部分人。我觉得现在的互联网公司都应该好好想想,能从雅虎的事情中学到什么。如果我们不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我们迟早有一天也会受到同样的挑战。

  问:你是如何管理淘宝的?关于和京东的竞争,你会在物流方面做更多的事么?或者改变你的模式?在支付宝的事上,你希望跟孙正义和杨致远有怎样的交流?

  答:淘宝成长得太快了,而且会越来越快。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我们从没运营过这么大的公司。我不喜欢“帝国”这个说法,我相信“生态系统”。我是大自然保护协会的董事。我相信每个人都要跟其他人发生联系,彼此互相帮助。淘宝发展的太大太快,为此我很担心。我们可以给这个行业更多的机会, 所以在今年6月份,我们把淘宝拆分成4个部分。变成更小一些的公司,可以给其他竞争者以机会。如果十年后,我们还是非常大,我还会再拆成3个部分。我要确保,我们把大公司运作得像小公司一样。给其他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机会去经营他们的生意,因为这是他们的年代。淘宝就像腾讯、谷歌和facebook,它不是一间中国的公司,不仅仅属于中国或者美国,它属于21世纪的这个时代。你需要用不同的方式去运用这个公司。坦白的说,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们做好了承担错误的准备,我们相信我们是在一个生态系统中,不是在一个帝国中。

  第二个问题,关于跟京东的竞争。我不认为淘宝的模式有什么问题。我们在不断成长,而且要挣钱非常容易。我不认为我们需要改变模式。我不看好这种低价买来东西然后在网上高价卖出去的模式,这是个很愚蠢的模式。去年中国的快递包裹数是21亿个。淘宝占到了11亿个,今年可能会达到30亿个。我们不想搞自己的物流体系。中国大概需要1000万个快递员人员。我们怎么可能运营一个有1000万员工的公司?目前我们有23000员工,这已经让我很头疼 了。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和支持这些物流公司提供更好的物流服务,让他们给自己的员工提供更好的福利。我们从未想过建立自己的物流公司,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关于支付宝、杨致远和孙正义,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但是我还可以再说一次。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和伙伴。我理解在一开始人们说,Jack你们可以……还有关于VIE……我们争执不休。我们得到了更准确的信息,所以我就告诉他们。

  今天支付宝发展很快,但是我们却还没有挣很多钱。所以,这是一个挑战,年轻人,让我们来创造一个更好的模式。我跟杨致远,孙正义之间的沟通是非常健康的。但是不幸的是,外面的传言是我在没过通知董事会之前把公司给拿走了。让我来告诉你们真相。他们是知道的,而且我们一起讨论过。时至今日,问题解决了。但是这是一个挑战,我遇到过很多艰难的日子。这就是我需要面对的众多难关之一。其他人总觉得是容易的,他们说你要这么做那么做。但是如果支付宝死 了,淘宝的800万家卖家会遇到麻烦,我不能让这发生,如果我不遵循中国的法律,我就会天天被叫去北京喝茶。每个人都想请我喝茶,告诉我如果你越做越大, 你就会有麻烦了。所以我们要透明。今天,到了21世纪,任何事情都应该是透明的。不然你干嘛要这么努力工作?这就是需要面对的现实。   

更多相关论文
联系方式
QQ:303745568
热点论文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